文章快速检索     高级检索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Vol. 32 Issue (3): 91-101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1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樊自甫, 程姣姣。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机遇与对策研究[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32(3): 91-101.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1. [复制中文]
FAN Zifu, CHENG Jiaojiao. Research on Opportunitie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Digital Economy Development under the COVID-19 Pandemic[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20, 32(3): 91-101.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1.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重庆市重大决策咨询研究课题:推动成渝地区共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研究;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重庆西部创新中心建设的产学研协同机制与实施路径研究(2016YBGL115);重庆邮电大学决策咨询项目:抢抓双城经济圈战略机遇,推动成渝地区共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

作者简介

樊自甫(1977-),男,安徽舒城人,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网络舆情研究; 程姣姣(1995-),女,安徽安庆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社交网络平台有害信息治理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20-04-14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机遇与对策研究
樊自甫1,2 , 程姣姣1,2     
1. 重庆邮电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重庆 400065;
2. 重庆邮电大学 网络协同经济研究中心,重庆 400065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在对经济社会造成较大冲击的同时,也有效带动了网络诊疗、远程会议、在线教育、数字娱乐等新业态发展,对利用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技术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和城市治理智慧化产生了巨大的需求刺激。抢抓疫情下的数字化转型机遇,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成为今后一段时期恢复经济的关键。文章以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中国知网中核心期刊为样本,借助CiteSpace可视化软件对涉及数字经济领域的602篇文献分别进行合作网络和关键词的共现、聚类、时间线聚类分析,探讨了数字经济的研究热点及未来发展趋势,并结合其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发展机遇,重点提出了数字经济的主要发展对策。① 此处指中国知网中被《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EI、SCI、CSSCI、CSCD等收录的学术期刊。下同。
关键词新冠疫情    数字经济    CiteSpace    计量分析    

2019年,我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达9.5%[1],位居战略性新兴产业前列,其中,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智能手机等电子信息制造业贡献了大部分产值和增加值。然而,受疫情和全球需求市场饱和等影响,2020年前两个月,我国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利润下降了87.0%[2]。同时,零售、交通、旅游、餐饮等聚集性服务业损失较大,完全恢复尚需一段时间。此外,中小企业一

季度收入锐减,如果这种情况前两季度得不到有效缓解,短期无收入来源、现金流见底,且持续成本支出,那么将有可能击穿大量中小企业的生命线。上述多重因素叠加,势必会增大经济下行压力,影响全年预期目标的实现。与此同时,新冠疫情迫使人们居家隔离,导致大量线下消费活动转为线上交易,在线游戏、电子商务、知识付费、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网络诊疗等行业迅速崛起,不受空间约束的数字经济领域优势逐渐凸显,成为疫情期间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随着信息技术在社会经济各领域中的加速渗透,数字经济作为一种新型经济形态,日渐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目前,关于数字经济的研究主要包含以下六个方面。第一,对数字经济的内涵进行界定[3-9]。对于数字经济的定义学术界尚未形成统一认识,但“数字经济是数字技术所带来的一种新经济形态”这一说法获得了广泛认同[3-8]。第二,数字经济指标体系及测度研究[10-13]。主要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对数字经济发展水平进行评估测算,其中,宏观层面的相关评估有《衡量数字经济:一个新的视角》(OECD)、《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字经济与社会指数》(欧盟)等;微观层面有《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腾讯研究院)等[10-11]。第三,数字经济与经济高质量发展关系研究[14-17]。从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15]角度出发,探讨我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条件、发展趋向等,认为强化价值创造、数据集成以及平台赋能将成为实体经济转型的发展方向[14]。第四,数字治理研究[18-21]。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寡头、平台垄断等问题不断涌现,带来了新的监管难题[18-19]。第五,数字经济相关政策研究[22-23]。从法律法规、政府数据开放、网络安全防控、统计测算标准制定等角度出发,研究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具体政策体系。第六,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研究[24-26]。从经济效率、社会进步、结构优化、资源环境改善等角度出发,分析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的影响因素,提出有效措施建议。

综上所述,目前关于数字经济的研究呈逐渐增多趋势,其成果主要集中在内涵、指标测度、治理等方面。本文利用CiteSpace信息可视化软件,以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中数字经济领域的核心期刊文章为基础,通过可视化数据进行演算与分析,对我国近几年该领域的形态进行定量分析,探索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现状、发展趋势以及未来前景,为后续的研究提供良性创新空间,同时结合新冠疫情特殊背景,挖掘未来数字经济领域的发展机遇,提供相关对策建议,以期为数字经济应用实践提供有益参考。

一、研究设计 (一) 数据来源及参数设置

本文以CNKI学术期刊库作为数据来源,借助期刊中高级检索功能,选择主题为“数字经济”、发表时间为“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文献来源为“SCI、EI、CSSCI、《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CSCD”,共得到692篇文献,对检索结果进行检查和整理,剔除会议及期刊征稿信息等不相关内容,最后得到602篇有效样本进行可视化分析。首先,将样本文献以Refworks格式导出,并以downlod_x格式命名,存入CiteSpace中input子文件夹中;其次,利用CiteSpace软件中数据转换功能,得到需要处理的源数据;最后,进行可视化分析操作。基本参数设置中,Time slicing选择范围为“2014 2020”,Year Per Slice为“1”;Term Source勾选“Title、Abstract、Author Keywords、Keywords Plus”;由于文献篇幅较少,阈值Top N Per Slice选择前50高被引或高频现节点。

(二) 研究方法

目前,CiteSpace软件被广泛运用于挖掘潜在知识、实现数据和信息可视化分析、绘制科学知识图谱等领域。利用CiteSpace软件在中国知网数据库数据挖掘结果显示,2019年相关论文发表数高达1 144篇,但目前尚未有学者基于CiteSpace分析数字经济研究热点,故本文借助CiteSpace(5.6 R4版本)软件,运用文献计量分析法,对近几年关于数字经济的研究成果,分别就发文量、作者、机构、关键词进行合作网络、共现、聚类等分析,绘制知识图谱,并结合模块值(Q值>0.3)和平均轮廓值(S值>0.5)两个指标,通过调节相关参数设置,获得符合标准的知识图谱,以探讨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现状、热点和未来研究趋势。

二、基本统计特征分析 (一) 发文量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中国知网关于数字经济领域核心期刊收录文章相关成果如图 1所示。从年度发文量可以看出,数字经济相关研究成果总体呈上升趋势,主要分为两个阶段:一是2014年1月至2016年12月,该阶段数字经济在学术界并没有引起较多关注,发文量仅20余篇,多数学者对“数字经济”这一概念并不熟悉。二是2017年1月至今,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特别是2017年“数字经济”一词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数字经济的发展进入快速成长新阶段,受到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数字经济的相关研究成果呈爆炸式增长,逐步成为研究热点。截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领域发表成果累计已达87篇,这表明其未来热度不减,且新冠疫情发生后,在线教育、远程办公、在线文娱、在线诊疗、电子政务等线上服务需求激增,已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预计将会有更多相关研究成果出现。

图 1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领域核心期刊发文量
(二) 合作网络分析

1.作者分布

利用CiteSpace软件工具“Author”节点选项,可以得到数字经济发文作者合作网络知识图谱如图 2所示。

图 2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发文作者合作网络知识图谱

图 2共有节点188个,节点之间虽有144条连线,但合作网络密度仅为0.006 5,这表明研究数字经济的学者数量可观,但较为分散,作者之间合作不多。刘奇超发文量最高,罗翔丹、陈兵、戚聿东等次之。

数字经济领域研究者单人发表论文数偏低,发文量1篇的居多。发文量4篇及其以上的仅有刘奇超(6篇)、罗翔丹(4篇)、陈兵(4篇)、戚聿东(4篇)四人。其中,刘奇超[27-30]发表的6篇成果主要致力于数字经济背景下的税收规则及其影响因素研究,如数字化常设机构、数字化商业模式等,发表刊物均为《国际税收》,发表年份均为2018年。罗翔丹[29-32]发表的成果均与刘奇超存在合作关系。陈兵[33-36]为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其成果主要致力于数字经济背景下市场监管、平台数据共享、高质量发展等法治问题研究,发表年份为2019年和2020年。戚聿东[37-40]为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主要致力于数字经济背景下制造业和金融业的转型升级研究,发表刊物以《改革》为主,发表年份为2019年。从以上作者研究点可以看出,近几年核心作者主要关注数字税收、高质量发展、数字化转型等领域的研究。

2.研究机构分布

利用CiteSpace软件工具的“Institution”节点选项,得到数字经济发文作者合作网络知识图谱(见图 3)。图 3中显示发文量高于5篇及其以上的研究机构的名称标签共有10所。该图谱中共有141个节点、54条连线,合作网络密度为0.005 4,这表明研究数字经济的机构也较为分散,机构之间的合作偏少。

图 3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发文机构合作网络知识图谱

数字经济领域发文量4篇以上的研究机构共15所,发文量居前三的单位是西北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分别为14篇、11篇、9篇(见表 1)。其中,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发文量达9篇,位列榜首,主要从事数字经济对高质量发展、数字化转型的影响机制研究。从研究机构类型来看,目前关于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主要集中于高校和研究所,企业等其他群体研究成果较少;从首次发文年份来看,发文量偏多的研究机构主要集中在2019年;从研究机构所在地区分布来看,主要集中在北京和西安两个城市,分别为10所和3所,表明数字经济不仅成为发达地区关注的焦点,而且在西部地区也得到广泛关注,西部地区已在积极谋划本地区的数字经济发展。

表 1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发文量4篇以上的研究机构
三、数字经济研究热点分析

关键词是论文内容高度凝练、反映论文主题的代表性词汇,通过分析关键词可以科学获取该领域的研究关注点。其中,频度较高的关键词反映了目前该领域的研究热点以及未来的大致发展趋势。因此,本文借助CiteSpace软件工具对数字经济领域发表文献的关键词分别进行共现分析、聚类分析和时间线聚类分析,以期获得该领域的研究热点及研究趋势,掌握数字经济领域的主要研究方向及重点内容。

(一) 关键词共现分析

利用CiteSpace软件的“Keyword”节点选项,得到数字经济关键词共现知识图谱如图 4所示。

图 4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关键词共现图谱

图 4中, 共有76个节点、75条连线,网络密度为0.026 3,表明数字经济领域研究之间联系较为紧密。除最高频次关键词“数字经济”外,“数字化转型”“高质量发展”“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数字贸易”“数字货币”“常设机构”等均是数字经济领域研究的高频词汇。其中,数字化转型是数字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应数字经济的产业数字化,是推动传统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既是一种通用目的性技术,能够实现资源有效配置和再生,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基础;其本身又是一种新型数字产业,构成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和新引擎。数字贸易、数字货币等是数字经济时代传统行业发展的新趋势、新表现。从以上分析来看,目前学术界关于数字经济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新型数字技术及其产业化等方面。

数字经济研究领域前十位高频高中心度关键词如表 2所示。从表 2中词频排序分布可以看出,除关键词“数字经济”外,“高质量发展”“数字贸易”等出现频次差别较小,说明该领域的研究内容较为紧密。在知识图谱中,当中介中心度高于0.1时,表明该关键词在整个领域发展中是关键性的转折点,影响较大。从中介中心度排序分布可以看出,中介中心度排在前十的关键词均满足上述条件,在数字经济发展中具有重要意义。其中,“数字化转型”“平台”“电子商务”“资源配置”“大数据”等均具有较高的中介中心性。从起始年份分布情况来看,词频较高的关键词大多出现于2018 2019年间,表明数字经济是这个期间研究的热点。中介中心性较高的关键词大多出现在2019年,表明该年的数字经济领域研究具有较多突破性成果和观点。

表 2 数字经济高频高中心度关键词词频表(前十位)
(二) 关键词聚类分析

利用聚类分析可以将数字经济领域中具有较高相似度特征的研究点划为一类,从而得到差异性较大的不同类别。利用CiteSpace软件工具的“Keyword”节点选项,生成数字经济关键词共现分析网络图谱后,运用LLR聚类统计算法,并选择K聚类划分获取聚类标签,最终生成数字经济关键词聚类分析知识图谱(见图 5)。图 5中,图谱中模块值(Q值>0.3)和平均轮廓值(S值>0.5)两个指标分别为0.752 4和0.505 9,均符合标准要求,表明聚类效果良好。从图 5中可以看到,目前核心及其以上期刊的数字经济领域研究主题主要分为5类,分别为#0云计算、#1常设机构、#2“一带一路”、#3平台和#4经济高质量发展。

图 5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关键词聚类分析图谱

通过对各聚类标签下包含的重点关键词的梳理,得到数字经济聚类标签及主题关键词如表 3所示。其中,#0反映了技术及商业模式创新对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主要包含大数据、人工智能、共享经济、区块链等;#1和#2反映了数字经济时代发展数字贸易和开展数字经济国际合作的重要性;#3反映了数字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应运而生的数据开放及隐私保护、互联网平台治理等问题需要重点予以关注;#4反映了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其带来的高效率生产方式,可以有效推动我国经济朝着高质量方向发展。

表 3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聚类标签及主题关键词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聚类标签及主题关键词如表 3所示。

(三) 关键词时间线聚类

关键词时间线聚类分析可以反映出每个聚类标签在同一条时间线上的历史成果,通过分析时间线走势以及各关键节点之间的联系,可以较好地发现研究领域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发展趋势。在数字经济关键词聚类分析知识图谱基础上,通过选择“Timeline View”选项生成数字经济关键词时间线分布图谱如图 6所示。

图 6 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关键词时间线分布图谱

图 6时间线总体走势来看,2014年至今,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热度逐渐高涨,在2019年达到历史新高,且#3和#4成为2019年研究的新热点。从2020年时间区间可以看出,“跨境数据流动”“数据安全”“数据要素”等数据问题逐渐受到学术界关注。除“数字经济”外,图中主要包含“大数据”“区块链”“数字化转型”“数字贸易”“高质量发展”等突出节点,从其时间线发展走势来看,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以及利用该技术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等相关问题仍是学者们关注的重点。具体来看,大数据、区块链的关注热度多集中在2019年,数字化转型问题在2020年开始逐渐升温;数字贸易是贸易领域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出现的一种新兴商业模式,通过数字技术的应用较好地解决了传统贸易的成本高、不及时、服务不到位等问题,其从2017年开始成为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热点;由于数字经济是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的“加速器”,也是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引擎,故从2019年开始受到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

四、新冠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机遇及对策

从上述研究可知,国内关于数字经济的研究热度逐年高涨,集中在数字技术创新、数字化转型以及经济高质量发展等领域。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使得我国大多数行业生产停滞,经济发展面临巨大压力;与此同时,口罩、消毒液等医疗物品供不应求,在线教育、在线销售等依托数字技术发展领域的需求高涨。在疫情的防范控制和企业复产复工的过程中,数字经济发挥着重要力量,成为解决疫情期间经济低迷的有效途径。预计未来一段时期,数字经济的研究热度只增不减,但如何抢抓新冠疫情下的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机遇,大力发展数字经济还需要学术界和产业界进一步研究讨论。为此,本文利用可视化分析结果,结合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数字经济发展机遇,对新冠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对策进行了分析探讨[41]

(一) 新冠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机遇

1.线上服务需求激增

受疫情防控影响,人们普遍长居在家,在线游戏、电子商务、知识付费、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网络诊疗、数字娱乐等行业需求激增,行业收入大幅提升。例如,重庆小闲在线的峰值流量、日交易额较去年相比均有3~6倍提升;中国电信天翼云课堂面向中小学提供的在线课堂服务日均超过1 000万人次;钉钉、腾讯会议、华为WeLink等办公软件呈现爆发式增长,春节期间WeLink业务流量增长了50倍。当然,部分线上服务会随疫情结束回归到线下,但催生出的新增在线服务需求,并不会随着疫情的结束而消失。据麦肯锡测算,疫情时期线上消费每增加1个单位,61%为替代原有需求,39%为新增需求,即新增线上消费中有四成会长期存在。在线服务需求的激增为线上服务新业态发展带来了机遇,有望成为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新引擎。

2.公共卫生领域智能化加速

新冠疫情在暴露公共卫生设施投资不足的同时,也反映了防控救治设施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程度较低。例如,样本分装、核酸提取等临床检测风险较大的环节,极度缺乏能够替代人工、自动化智能化的仪器设备,影响了检测的一致性和效率,造成确诊时间延误的后果,增大了检测人员的感染风险。2020年3月1日,《求是》杂志刊发习近平总书记文章《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指出要更好发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在疫情监测分析、病毒溯源、防控救治、资源调配等方面的支撑作用,提升重大疫情防控救治能力。今后一段时期,公共卫生防控救治、医学临床检测、个人健康服务等领域的智能化步伐将会明显加快。

3.企业数字化转型加快

疫情期间,采用智能制造、网络化协同制造、服务型制造等“互联网+协同制造”模式的企业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如宝钢宝山基地利用远程运维技术,让冷轧热镀锌智能车间24小时连续运转。同时,疫情让企业充分认识到机器人、柔性制造系统、工业互联网等数字化生产设施的重要性,纷纷加快了建设布局,如疫情期间京东在国内20多个城市落地运营物流配送机器人,无人机配送超过3.5万架次。今后一段时期,企业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采购等环节数字化转型将会明显加快,产业数字化发展迎来重要窗口期。

4.政府治理智慧化提速

受疫情影响,各级政府、社会和公众对政府治理数字化、智慧化的要求和期盼越来越高,这使得一批网络化、智能化政府治理平台加速涌现,如甘肃“云上法庭”、杭州“防控疫情”APP、合肥荷叶地街道“社区微脑”、深圳福田“防疫物资调度登记平台”等。同时,疫情下的这些治理“非常态”在客观上也倒逼了政府治理模式的变革,加快了政府治理的智慧化进程,且不会因疫情的结束而结束,其将会继续固化于政府的常态化治理,更好地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二) 新冠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对策

1.补短板、抓机遇,培育数字产业新增长点

从内涵上来看,电子信息产业是数字经济的基础部分,在发展数字经济中需要进一步强化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规模和发展质量,同时,应抢抓全球数字技术及产业化趋势以及疫情下的线上服务业态发展机遇,大力发展新型数字产业,培育数字经济新增长点。第一,立足国内电子信息产业的现有基础,大力实施补链成群工程,延伸产业链条,补齐电子信息产业链条,继续做大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同时,要尽快摆脱电子信息产业处于产业链中间低价值环节的生存状态,不断向“微笑曲线”两端渗透,提高产业附加值,通过提质增量推动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第二,加快布局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推动区块链技术攻关和产业化应用,加快培育一批新型数字产业集聚区,进一步扩大数字产业集聚发展的规模效应、雁阵效应和品牌效应。第三,积极谋划建设国家网络安全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加快布局一批国家级信息与网络安全产业园,推动网络安全产品及服务在金融、能源、通信、交通等领域的应用,大力发展网络安全产业。第四,抢抓疫情期间,人民生活、娱乐方式的在线化转变契机,出台场景开放引导政策,推动在线娱乐、在线教育培训、网络直播等线上服务业的发展,加快培育数字经济新动能。第五,突出科技支撑和价值引领,激发数字文创产业发展活力,深挖我国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创作高品质数字文旅精品,大力发展数字文创产业。

2.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升制造业生产效能

从外延上来看,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效率提升属于数字经济的融合部分,在数字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需要,其将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第一,加快推动国家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建设,提升国家顶级节点跨地区、跨行业信息交换和服务能力,以政府引导、市场主导方式推动各地区标识解析二级节点、递归节点建设,出台激励政策引导生产制造企业建设企业级标识节点及应用系统的措施,加快推动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智能制造发展。第二,加大组织宣传培训,扩大优质服务主体,树立标杆典型,强化云端安全保障,多措并举推进“企业上云”,加快发展“云制造”,推动企业资源的高度共享、帮助企业降本增效。第三,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开展“数字化装备普及”行动,鼓励制造企业智能化改造制造单元、加工中心、生产线,推动制造企业在企业资源、制造执行、供应链、仓储物流管理等环节深化数字技术融合应用,建设一批数字化车间和智能工厂,全面提升制造业数字化、柔性化生产能力。第四,引导企业开展网络化协同制造、服务型制造和个性化定制,推动制造企业生产模式由企业主导向消费者主导转型。

3.强化数字技术赋能作用,推动城市治理智慧化

从外延上来看,利用数字技术开展城市治理,新增的产出也属于数字经济的融合部分,需要在城市治理中强化数字技术的赋能作用,推动城市治理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扩大数字经济产出数量。第一,着力加快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数字技术在交通、电力、水利、市政等城市公共服务领域中的应用,提升各地区公共服务的精细化、智能化、人性化水平。第二,加速重大自然灾害防治、公共卫生防控设施的智能化改造,建设疫情实时态势感知分析预警系统,利用数字技术全面提升突发重大事件的数据动态采集、实时监测和智能分析能力。第三,加快部署覆盖我国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态要素的动态采集、监测、遥感遥控等信息基础设施,全面提升生态信息监测能力,推动生态环保智慧化发展。第四,推动“线上办公”替代“传统办公”,持续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不断提升政府服务质量。

4.加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强化数字经济发展基础

新型基础设施在数字经济发展中具有先导性和基础性作用,其建设本身就是一种高质量供给和有效投资,利用新型基础设施的技术溢出效应,能够推动传统领域向高质量方向发展,以有效支撑数字新业态发展。第一,加快推进5G网络、双千兆网络、空间互联网等信息通信网络设施建设,积极开展国家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试点工作,打造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网络,全力支撑线上服务业发展。第二,推动大数据同城灾备、同城双活和异地灾备数据中心建设,加快国家绿色数据中心试点和高性能超算中心建设,打造一批算力平台、算法库、知识库等应用基础设施,为人工智能、基因检测、汽车工业设计等技术应用提供设施支撑。第三,加快建设基于5G的L4级自动驾驶开放道路场景示范运营基地、低空无人机通用航空物流网络等试验基础设施,为自动驾驶、无人配送等数字经济新业态培育提供试验验证场所。

5.加强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增强数字经济持续发展动力

数字经济的核心驱动力在于创新,应充分发挥平台在技术创新中的引领作用,搭建一批高端研发、产业创新和共性服务平台,加快优质创新资源集聚,增强数字经济原发性创新、产业共性技术攻关和专业化服务能力,为数字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注入强劲动力。第一,围绕数字经济核心技术领域,加快布局一批军民共建、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联合组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实验室联盟,建立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开放共享机制,全力提升数字经济原发性技术协同创新能力。第二,面向高端芯片、人工智能、工业机器人、传感器、车联网、区块链等数字经济重点领域,加快建设一批国家传感器产业创新中心、集成电路特色工艺及封装测试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工业大数据制造业创新中心、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创新中心、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通用技术支撑中心等产业创新平台,强化数字产业创新支撑能力。第三,推动国家和省市级孵化器、众创空间、加速器和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建立概念验证、孵化育成等面向数字经济基础研究成果转化服务平台,着力提升数字经济创新创业服务能力。第四,利用“一带一路”科技创新行动计划、绿色丝路使者计划等,拓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数字经济合作的深度和广度,积极参与全球数字技术标准制定,建设一批数字科技创新合作区和国际技术转移中心,加快集聚全球数字技术创新资源。

6.构建数字经济新型生产关系,适应数字生产力发展

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匹配将促进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反之将会阻碍生产力发展。为了适应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数字生产力发展,需要加大改革力度,破除制约数字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建立适应数字生产力发展的数字经济新型生产关系。第一,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存储、不可篡改等特性,构建分行业信用体系,构建透明公平诚信的产业生态环境;同时,建立连接国企、民企的交易信用体系,构建身份对等的新型生产关系,推动民营企业参与市场竞争,为中小企业融资增信提供必要支撑。第二,充分认识网络空间的扁平化、协同化、平台化特征,打破层级化、属地化市场监管模式,压实网络平台治理企业主体责任,积极调动社会公众广泛参与平台治理,构建政府、平台企业、社会公众多元协同监管体系。第三,清理和规范制约新业态健康发展的行政许可、资质资格等事项,开放公共服务市场、降低准入门槛,及时制定出台相关产品和服务标准,建立以负面清单为核心的投资管理体制,最大限度地激发市场主体创新活力。第四,发挥各类数字资产在经济发展中的资源要素作用,建立数字资产的确认、定价和交易机制,强化数字资产的产权保护,加快释放数字资产的价值红利。

五、结语

本文以2014年1月至2020年4月数字经济领域中文核心期刊上的学术论文为样本,借助CiteSpace可视化软件,运用文献计量分析法,对我国数字经济领域研究成果进行了可视化分析,并利用分析结果,结合新冠疫情下的数字经济发展机遇,提出了相应的发展对策。通过本文的研究,可以得到以下主要结论。

第一,从基本统计特征分析可知,我国数字经济领域相关研究发文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可以分为缓慢增长(2014 2016年)和快速增长(2017年至今)两个阶段,预计2020年热度依旧只增不减;相关研究作者集中度不高,相互之间紧密合作不多,主要涉及数字税收、高质量发展、数字化转型等领域的研究;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成果主要来自于高校和研究所,机构间联系紧密度不高、合作偏少。

第二,从数字经济研究热点可知,近几年学者研究的高频词汇为“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高质量发展”“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数字贸易”“数字货币”“常设机构”,其中,“数字化转型”“平台”“电子商务”“资源配置”“大数据”等关键词具有较高的中介中心性;排名前五的聚类标签分别为#0云计算、#1常设机构、#2一带一路、#3平台和#4经济高质量发展;关于数字贸易、数字经济国际合作等领域研究时间跨度最长,数字技术创新次之,数据及平台治理、经济高质量发展等研究近两年开始受到学者的关注。

第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线上服务需求激增,迎来公共卫生领域智能化、企业数字化和政府治理智慧化等一系列重大转型发展机遇,需要从技术及商业模式创新、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数据及平台治理、国际合作等主题出发,积极开展数字产业培育、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城市智慧治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数字经济新型生产关系构建等重点工作,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推动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

本文不足主要有:一是仅对CNKI数据库文献进行了共现分析,未能对其进行共被引分析,分析结果还有待丰富和完善;二是目前数字经济领域的研究仍处于初期阶段,成果较少,导致数据样本偏小,研究结果可能会存在一定的误差;三是提出的数字经济发展对策以定性分析为主,由于缺少数据支撑未能对其进行实证研究。

参考文献
[1]
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2020-02-28)[2020-03-01].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2/t20200228_1728913.html.
[2]
国家统计局. 2020年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38.3%[EB/OL].(2020-03-27)[2020-03-01].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3/t20200327_1735114.html.
[3]
李长江. 关于数字经济内涵的初步探讨[J]. 电子政务, 2017(9): 84-92.
[4]
田丽. 各国数字经济概念比较研究[J]. 经济研究参考, 2017(40): 101-106.
[5]
SHAH M, SAMRA R. Smart Contracts for the Digital Economy[J]. Journal of Securities Operations & Custody, 2019(1): 82-87.
[6]
IVANOVA I, SCEULOVS D. Identifying Elements of the Digital Economy Ecosystem[J]. Journal of Business Management, 2018(16): 5-14.
[7]
PETKOVSKA T, PETKOVKA M T, ANGELOVA B. Digital Economy, Entrepreneurship and the Concept of Open Innovation[J]. Journal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018(19): 82-94.
[8]
张鹏. 数字经济的本质及其发展逻辑[J]. 经济学家, 2019(2): 25-33.
[9]
张辉, 石琳. 数字经济:新时代的新动力[J]. 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2): 10-22.
[10]
向书坚, 吴文君. OECD数字经济核算研究最新动态及其启示[J]. 统计研究, 2018(12): 3-15.
[11]
胡晓梅. 对数字经济测算的思考[J]. 统计科学与实践, 2018(2): 15-17.
[12]
张美慧. 国际新经济测度研究进展及对中国的借鉴[J]. 经济学家, 2017(11): 47-55.
[13]
徐清源, 单志广, 马潮江. 国内外数字经济测度指标体系研究综述[J]. 调研世界, 2018(11): 52-58.
[14]
张于喆. 数字经济驱动产业结构向中高端迈进的发展思路与主要任务[J]. 经济纵横, 2018(9): 85-91.
[15]
LUDBROOK F, FRAJTOVA M K, MUSOVA Z, et al. Business Models for Sustainable Innovation in Industry 4.0: Smart Manufacturing Processes, Digitalization of Production Systems, and Data-driven Decision Making[J]. Journal of Self-Governance & Management Economics, 2019(3): 21-26.
[16]
荆文君, 孙宝文. 数字经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一个理论分析框架[J]. 经济学家, 2019(2): 66-73.
[17]
肖旭, 戚聿东. 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价值维度与理论逻辑[J]. 改革, 2019(8): 61-70.
[18]
何哲. 国家数字治理的宏观架构[J]. 电子政务, 2019(1): 32-38.
[19]
黄建伟, 陈玲玲. 国内数字治理研究进展与未来展望[J]. 理论与改革, 2019(1): 86-95.
[20]
熊鸿儒.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平台垄断及其治理策略[J]. 改革, 2019(7): 52-61.
[21]
熊鸿儒. 数字经济时代反垄断规制的主要挑战与国际经验[J]. 经济纵横, 2019(7): 83-92.
[22]
王伟玲, 王晶.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趋势与推动政策研究[J]. 经济纵横, 2019(1): 69-75.
[23]
刘淑春. 中国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靶向路径与政策供给[J]. 经济学家, 2019(6): 52-61.
[24]
张雪玲, 陈芳.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质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 生产力研究, 2018(6): 67-71.
[25]
张雪玲, 吴恬恬. 中国省域数字经济发展空间分化格局研究[J]. 调研世界, 2019(10): 34-40.
[26]
李燕. 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制约因素与推进策略[J]. 改革, 2019(10): 35-44.
[27]
刘奇超, 科尔曼·茉莉, 张春燕, 等. 欧盟数字经济公平课税方案的总体思路、核心理念与政策要领:一个全景式分析框架[J]. 国际税收, 2018(10): 35-43.
[28]
刘奇超, 曹明星, 王笑笑, 等. 数字化、商业模式与价值创造:OECD观点的发展[J]. 国际税收, 2018(8): 20-29.
[29]
刘奇超, 罗翔丹, 刘思柯, 等. 经济数字化的税收规则:理论发展、立法实践与路径前瞻[J]. 国际税收, 2018(4): 35-42.
[30]
刘奇超, 罗翔丹. 经济数字化的欧盟税收规则:方案设计与政策评析[J]. 国际税收, 2018(1): 37-44.
[31]
罗翔丹, 刘奇超, 张春燕. 经济数字化时代的BEPS行动:在规范与现实之间[J]. 国际税收, 2018(7): 24-34.
[32]
罗翔丹, 刘奇超, 李垚林, 等. 印度均衡税:理论阐释、立法实践与政策思考[J]. 国际税收, 2018(2): 36-42.
[33]
陈兵. 法治视阈下数字经济发展与规制系统创新[J].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4): 100-115.
[34]
陈兵. 数字经济发展对市场监管的挑战与应对——以"与数据相关行为"为核心的讨论[J]. 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4): 388-397.
[35]
陈兵. 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竞争法治变革[J]. 人民论坛, 2020(3): 104-106.
[36]
陈兵, 顾丹丹. 数字经济下数据共享理路的反思与再造——以数据类型化考察为视角[J]. 上海财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0(2): 122-137.
[37]
戚聿东, 孙洁, 李峰. 数字期权理论研究进展[J]. 经济学动态, 2019(5): 119-134.
[38]
肖旭, 戚聿东. 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价值维度与理论逻辑[J]. 改革, 2019(8): 61-70.
[39]
戚聿东, 褚席. 数字经济视阈下法定数字货币的经济效益与风险防范[J]. 改革, 2019(11): 52-62.
[40]
戚聿东, 肖旭, 蔡呈伟. 产业组织的数字化重构[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2): 130-147.
[41]
樊自甫, 万晓榆.抢抓疫情下数字化转型发展机遇[N].重庆日报, 2020-03-20.
Research on Opportunitie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Digital Economy Development under the COVID-19 Pandemic
FAN Zifu1,2 , CHENG Jiaojiao1,2     
1.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hongqing 400065, China;
2. Research Center for Network Collaborative Economy,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hongqing 400065, China
Abstract: The COVID-19 epidemic has caused a great impact on the economy and society, and has also effectively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new formats such as network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emote conferences, online education, and digital entertainment, which has brought huge demand for the use of Internet of things, AI, big data and 5G Technology to promote the digitalization of traditional industries and the wisdom of city governance. This article uses the core and above journals of CNKI as a sample from April 2014 to 2020, and uses CiteSpace visualization software to perform co-occurrence, clustering, and timeline clustering of 602 articles in the digital economy. The paper analyzed the research hotspots and future development trends of the digital economy, and based the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under the epidemic, proposed the development strategies of the digital economy.
Keywords: COVID-19 pandemic    digital economy    CiteSpace    quantitative analy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