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高级检索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Vol. 32 Issue (3): 17-24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03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史成虎。建设与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研究[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32(3): 17-24.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03. [复制中文]
SHI Chenghu. Research on the Internal Mechanism of Building and Carrying Forward the Advanced Intraparty Political Culture within the New Era[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20, 32(3): 17-24.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03.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新时代加强中国共产党党内政治文化建设研究(18DJB002);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发展积极健康的党内政治文化研究(20ZDA025);江苏省党校系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项课题:发展积极健康的党内政治文化的基本路径(ZX20009)

作者简介

史成虎(1975-),男,安徽六安人,副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党建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9-09-08
修订日期: 2020-04-21
建设与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研究
史成虎     
中共南京市委党校 党史党建教研部,江苏 南京 210046
摘要:建设与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关键环节是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从文化理念到践行、从建设到弘扬都有其内在机制。建设和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包括认同机制和双向互动机制。党内先进文化的认同机制包括完善认知认同机制、优化情感认同机制、深化理性认同机制、健全扶贫帮困的调节机制、激活行为认同机制、强化自律转化机制等,在此基础上探索构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与弘扬的双向互动机制。保证这些机制的理性运转对消解各种不良党内政治亚文化的侵蚀,坚持全面从严治党的正确方向,促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有序推进具有重大意义。
关键词党内先进政治文化    认同机制    双向互动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首次向全党提出“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1]的重大任务。随后,他在中纪委十八届七次全会上又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涵进行了深刻阐述:“我们的党内政治文化,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基础、以革命文化为源头、以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为主体、充分体现中国共产党党性的文化。”[2]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论述实际上回答了新时代我们建设什么样的党内政治文化的问题,也是对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容作出了明确阐释。本文所阐述的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就是基于总书记的这一论述。然而,怎样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它的内在机制是什么,这是新时代加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建设必须解决的问题。

一、探索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内在机制的必要性

大力建设与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既要在顶层设计上推动、宣传上鼓动,还要遵循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形成与发展的内在规律,科学有效地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进行建设和弘扬。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就是从遵循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规律开始,以文化发展规律为遵循和人的身心成长特点为依据,以科学理论为指导,从党内政治生活现实出发所形成的机制,在新时代的时空条件下,它能够有效促进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随着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更成为紧迫的任务,然而,当前各种消极腐朽的党内政治亚文化、党内各种不和谐因素以及在宣传教育上存在的一些问题都对新时代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产生着不利的影响。

(一) 消极腐朽的党内政治亚文化影响着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效果

来自西方的不良政治亚文化威胁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安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是共产党的旗帜。当前,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反复强调“不忘初心”,就是要将马克思主义伟大旗帜高高举起,将马克思主义信仰常驻心中,确保党的红色基因血脉相承。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度推进,西方社会思潮变本加厉地对党内主流政治文化进行最大限度的否定和消解,给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建设带来冲击,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安全产生了比较严重的威胁。如“第三条道路”思潮、新自由主义思潮、生态社会主义思潮、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后现代主义思潮、“普世价值”学说等,它们重新进行自我包装,以新的面貌出现在国人面前,通过各种形式传播着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为核心理念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造成了冲击。另外,我们在党内政治文化建设过程中一直存在着能力不足的问题,加之思想认识上不到位,没能及时有效地把体现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忠诚老实、光明坦荡、公道正派、实事求是、艰苦奋斗、清正廉洁”等价值观加以概括、凝练,并将其充实到党内政治文化之中,保持党内政治文化的与时俱进性还存在欠缺,也就无法最大限度发挥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对非主流党内政治文化的引导作用。“从当前的世情来看,我国的文化安全面临着社会主义主流文化被西方化、边缘化和庸俗化的空前危机。”[3]比如后现代主义,它“用颓废的语言转述了全球化的现代主义,是对里根主义的一种调情”[4],后现代主义者将马克思与恩格斯之间的观点分歧极力夸大,将不同时期马克思的思想进行切割,试图破坏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与整体性。这些西方社会思潮从不同角度曲解、淡化甚至否定马克思主义,它们把共产主义与“弥赛亚”等同,将马克思主义说成是形而上学的“逻各斯中心主义”,认为必须要对此加以清除,它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把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引向虚空的乌托邦主义。这些都从根本上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构成了严重威胁,对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构成了重大挑战。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是以文化的先进性和理论的彻底性对各种西方社会思潮加以科学的揭示,充分论证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从而捍卫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通过建设和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内在机制的良性运行,唤起广大党员干部的党性认知,提高其党性修养,增强他们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不断以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为武器,消解和弱化党内不良政治亚文化。

来自本土的消极的党内政治亚文化消弭着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提出要“旗帜鲜明抵制和反对关系学、黑厚学、官场术、‘潜规则’等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5]。当前,在党内政治亚文化中,危害比较大、现象比较严重的除了习近平总书记列举的这些以外,还有诸如特权意识、官僚主义、家长制作风、圈子文化、形式主义、好人主义等,这些本土的政治亚文化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从本质上讲它们都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污毒”[6],对党的危害特别大。如官僚主义,列宁甚至认为它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最大的危害,“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把我们毁掉的话,那就是这个”[7]。当前官僚主义在各个方面都有表现,如在贯彻落实中央大政方针上以文件传达文件、以会议贯彻会议,在联系和服务群众上对群众疾苦和诉求无动于衷、消极应付,在学风文风上学风漂浮、理论与实际脱节等。又如,圈子文化的典型表现就是搞山头主义、拉帮结派、团团伙伙、党同伐异、行帮乡党、封官许愿、任人唯亲等,它严重腐蚀党内政治生态,破坏党的政治团结,破坏党的组织原则和作风,侵蚀党的执政基础,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对这些消极党内政治亚文化进行抵制和破除,任其发展,那么党内主流政治文化就会被逐渐侵蚀,进而最终导致政党的解体。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自我革命的勇气和精神从整治党内“四风”着手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几年以来全面从严治党取得了巨大成就,“四风”得到有效遏制。但我们必须看到,由于党内政治亚文化是长期的历史遗存,具有“肥沃”的思想土壤,虽然它们短期内在“严打”之下可能销声匿迹,但一有机会就会卷土重来,甚至以变异的形态出现,可以说防不胜防。所以,克服消极党内政治亚文化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冲击将是一场长期的斗争。

(二) 党内存在的不和谐因素影响着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效果

当前,我国正处于市场经济深度发展、改革开放深度推进的进程中,其间出现的各种新矛盾和新问题都会以不同的形式反映到党内,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带来挑战。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8]这些矛盾和问题通过在不同群体党员身上的反应体现到党内来,尤其是党员之间因贫富差距而产生的阶层意识更加明显,以及弱势群体党员在社会保障、就业医疗等问题上长期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特别是党内的扶贫帮困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一些老弱病残党员在生活上还存在着诸多困难,这些都成为党内不和谐因素,再加上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与党内诸多消极政治亚文化产生叠加效应影响到广大党员干部对党的根本宗旨和性质的认同,导致部分党员干部精神迷失、信仰缺失、党性丧失,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难以得到普遍的认知认同。同时,基层党组织在服务理念上还存在认识误区,例如“服务党员工作可有可无”“党员不应享受服务”等,这导致一些处于弱势地位的党员在生活、学习、思想、工作上处于党组织关心和服务的“盲区”。这就需要充分发挥党内的认知认同机制和扶贫帮困的调节机制,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培育和弘扬得到规范与保障。

(三) 教育和宣传不足影响着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效果

教育和宣传是建设与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主要途径之一,但当前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教育和宣传与广大党员干部党内政治生活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脱节,影响了教育和宣传的效果。从教育和宣传的内容上看,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教育和宣传没有与广大党员干部党内政治生活的实际相结合,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非常空泛,很难深入人心。在当前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实际宣传和教育中,尤其是在党校的课堂上和社区党课上,空洞的理论教育和宣讲还是比较普遍,只是一味地追求政治正确而忽视了怎样用理论解释实践,用彻底的理论诠释生动的生活。马克思指出:“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9]187而我们有时很难做到把广大党员多样化的切身利益与理论宣传结合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以文化人”的功能大打折扣。在宣传教育方式上,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教育宣传常常不接地气,教育往往在一定级别的干部中间展开,而普通群众党员难以听到,或者即使听到也听不懂,导致宣传教育不到位,难以真正做到与广大基层党员融为一体,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遭遇“梗阻”。在教育宣传渠道上,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宣传教育主要通过课堂教育、红色基地等正规渠道,也有通过官方主流媒体进行宣传报道的,但是随着网络化时代快速到来,这类方式对人们的影响极其有限。因为广大党员尤其是中青年党员更加青睐网络,而且“开放、多元和复杂的网络社会必然形成复杂多样的网络文化”[10],但正因为如此,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不同程度受到网络上传播的一些不良信息的消解,而且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这种局面越发不可控。同时,一些新兴媒体如贴吧、网络社区、论坛、微博、陌陌、微信等以其交互快捷的方式受到普遍欢迎并迅速成为人们主要交流互动的平台,但是因为监管难度大、监管盲区多,常常成为一些不良信息和不当言论侵扰的重灾区,在很大程度上对人们的价值观产生消极影响,大大弱化了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教育和宣传的效果。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以更科学高效的方式推动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宣传和教育,这既需要科学的理论支撑,还需要为其提供必要保障和及时反馈,这样才能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宣传和教育能够接地气、见成效。

二、探索构建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机制

探索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内在机制中的重要一环是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所谓文化认同是指“人们对于某种文化或文化形态在观念上的自觉接受和行动中的自然践行,其核心是认同该文化所包含的信念及其价值观,并且成为契合这种文化要求的思维模式和行为规范,产生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11],是“涂尔干称之为‘集体良知’的东西,是将一个共同体中不同的个人团结起来的内在凝聚力”[12]。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认同是指党员干部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承认、认可与赞同,由此产生对党组织强烈的归属意识,从而获得文化自觉的过程。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机制是指从党内政治生活的实际以及从广大党员干部认知发展规律出发,采取多种方式与途径促使他们从内心逐步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并逐步构建提高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认同度的客观机制,主要包括认知认同、情感认同、理性认同、扶贫帮困、行为认同、自律转化等。

(一) 完善认知认同机制

认知认同是让广大党员干部完整理解与准确把握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涵以及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意义。通过构建认知认同机制,让大家熟悉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所包含的具体内容,帮助大家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党性与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之间的内在联系。除了利用主流媒体外,还要加大利用新媒体平台尤其利用好“学习强国”这一学习平台,做好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宣传和教育工作,建立学习和宣传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特色新媒体平台,使广大党员干部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知和理解更为充分;要进一步完善与创新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新媒体网络资源,围绕学习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一系列内容以及相关话题的讨论等,增强大家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理解与把握,使其融入广大党员干部的认知体系中。

(二) 优化情感认同机制

心理学一般将认同定义为主体认识与情感的一致性。弗洛伊德指出:“认同是建立在一个重要的情绪的共同性质之上的。”[13]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认同具有一般文化认同的共性,即文化认同“在一定意义上是可选择的,即选择特定的文化理念、思维模式和行为规范”[14]。所以,党内政治文化认同也是建立在一定情感基础之上且具有明显自主选择性。同时,从接受主体对文化的接受逻辑来看,他们对一切文化的接受都要经历从最初的认知即感性认知阶段到高级的理性认知阶段,再到实践的过程。所以,若要广大党员干部自主选择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必须构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情感认同机制。

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情感认同机制是指广大党员在充分认知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基础上,其感情与党内政治文化的基本内容相一致,从情感出发,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形成发自内心的肯定和亲近的态度,从而达到内心认同的目的。列宁指出:“没有‘人的感情’,就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人对于真理的追求。”[15]情感因素的介入使先进文化因子更具吸引力和亲近性,因为从心理上产生情感更容易取得对认知对象的认同,一旦情感产生,更有利于广大党员将其内化为自己的现实需要,从而成为党内政治生活的思想导向和行动指南。马克思主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党性文化等内含着人类有史以来最为科学的理论,传承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血脉,寄托着无数革命英烈不屈不挠的斗争意志和崇高理想,也承载着时代的美好愿景,从指导思想、文化基础、文化源头和文化主体等方面看,党内先进政治文化都能与广大党员干部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这是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心理基础。同时,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也对人类的文化成果进行了批评性的借鉴吸收,不少党内政治文化元素都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其先进性和广泛性更易取得大家的认同。从某种程度上讲,失去了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情感认同,就等于失去对传统优秀文化这一“根”的认同,失去了对革命文化这一“魂”的认同,失去对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这一“形”的认同,那就更谈不上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了。

(三) 深化理性认同机制

理性认同是指广大党员干部在准确把握并接受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基础上,对党内存在的形形色色的政治亚文化进行正确的比较判断、内心感悟后的理性选择。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有两方面的依据:一方面,党员干部对党的基本知识或理论都有一定了解,必然凭借自己的理性判断而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另一方面,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本身具有科学性,通过党内政治生活的实践感悟必然得到大家的认同。英国著名经验主义哲学家约翰·洛克指出,人的自由行动“是以他具有理性为基础的,理性教导他了解他用以支配自己行动的法律”[16]。作为具有常识理性和更高政治觉悟的广大党员干部能够对党内实际情况进行识别、判断和评估,并将自己的行为矫正到符合特定目的的轨道。

在党长期执政条件下,在与各国政党进行党际交流的态势中,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是广大党员干部面对新时代国情、党情的必然选择,是实现个人目标乃至民族发展目标的必然选择。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历史主体性为依据,指出理论只要为群众所掌握就能变成物质的力量,强调“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17]11。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其理论的彻底性毋庸置疑,以理论的科学性和彻底性说服人、吸引人,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然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建设的应然目标和实然目标、理论和实践还存在着差距,同时,不同党员在个人认知结构和自身素养上都存在着巨大差异,这就造成了一部分党员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产生理性认知的时机和条件还不成熟,离达到价值自觉与认同自觉尚有距离。所以,必须采取有效措施通过各种渠道增强游离于党组织边缘或之外的“口袋党员”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理性认知,提高其认同度。

(四) 健全扶贫帮困机制

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扶贫帮困机制是指在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过程中,从党内处于不同经济地位党员的利益需求出发,以他们个人正当利益为基点,在践行党的根本宗旨的基础上,不断满足广大党员尤其是老弱病残党员的物质文化需要,促使他们不断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党员个体对自身正当利益的追求是他们形成思想认知的重要导向。践行党的根本宗旨,履行党员义务是以一定的物质基础与精神支撑为前提的,虽然从整体上讲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但作为党员个体却有追求个人正当利益的权利。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判青年黑格尔派时指出:“这些哲学家没有一个想到要提出关于德国哲学和德国现实之间的联系问题,关于他们所作的批判和他们自身的物质环境之间的联系问题。”[18]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要求必须把意识与现实生活联系起来加以考察,不能仅仅把意识当作既成事实和独立化、绝对化的天然生成的“直观”。由此,对我们而言,促进党员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发挥决定性与根本性作用的就是实践路径,需要将这种认同与他们的切身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也符合唯物史观的基本要求,“‘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17]286。因此,这就需要我们从困难党员群体的利益出发,发挥扶贫帮困机制的调节作用,这是培育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重要内容。在这一过程中,要对党内的弱势群体加以特别关注,将他们所追求的价值利益与其他党员的利益相协调,与整个党的利益保持一致,不断调节个人利益与组织利益、短期利益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的关系,从而使党内达到相对和谐的状态,这样才能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得到广泛的认同。如果缺乏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扶贫帮困机制,一些老弱病残党员的教育医疗住房和各种社会保障问题长期得不到合理解决,那么就很难让他们发自内心地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

(五) 激活行为认同机制

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行为认同机制是指通过示范激励使广大党员干部在日常党内政治生活中,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基本内容,并对先进人物的行为榜样加以积极仿效和学习,进而不断提高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度。激活行为认同就是要不断强化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示范激励作用,通过不断示范激励促使广大党员干部在党内政治生活中自觉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指出:“在社会历史领域内进行活动的,是具有意识的、经过思虑或凭激情行动的、追求某种目的的人;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没有自觉的意图,没有预期的目的的。”[19]人是社会的人,每个人的行为都会受到他人的影响,而榜样的影响是积极和广泛的。所以要激活行为认同机制,必须要在榜样示范上多下功夫。一是重视榜样示范激励在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方面的重要作用,来源于党员身边的榜样因为鲜活而可信、可爱、可敬。如党员身边的支部书记、社区干部等,他们的先进事迹更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其为民办实事的感人事迹便会激励、感召大家认同并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二是充分发挥“关键少数”的“头雁效应”。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在转变作风上要“身体力行,以上率下,形成‘头雁效应’”[20]。“关键少数”能做到讲党性、重原则,以身作则,用良好的形象和廉洁的行为带动、感召身边的同志,那么就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传播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三是对革命先烈的宣传。像刘胡兰、董存瑞、江竹筠等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只要在宣传手段上进行创新,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也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榜样效果。

(六) 强化自律转化机制

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自律转化机制是指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形成与发展既要依靠党内法规的制约,又要依靠个体党性修养的自律升华,实现从他律向自律的转化,促使广大党员干部自觉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这里的“自律”是指党员个体在党性思想的支配下自觉遵守党纪党规,相对于他律而言,自律体现了党员个体的自我觉悟与坚守。马克思指出:“道德的基础是人类精神的自律。”[9]119对党员来讲,自律对追求党性升华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因为“自律的行为不再是迫于外在的命令或被动的服从,而是主动地接受和创造,既是‘合于制度’更是‘本于制度’的行为”[21]。党员个体在党内政治生活中,在自律基础上,自觉对自己的行为加以规范,使其符合党内规章制度的要求。这一过程也昭示着他们对党内主流文化的认同,一旦党员个体形成自律的习惯,其内在认识与外在要求就会实现“同频共振”,他们就会将自己的行为按照党内要求加以自觉矫正,这些案例在中华优秀文化里,在中国革命、建设和革命实践中都能找到千千万万。党员干部从党性要求讲必须具有自律精神,但是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和各种利益交错的关系中,一些党员干部已丧失了自律精神成为不争的事实,所以,倡导培育自律精神,积极创造各种条件推动他律转化为自律,使党员干部主动参照党内规章制度,发挥主观能动性,增强意志力,自觉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如果缺乏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自律转化机制,仅仅依靠外在的规章制度,想要党员干部从内心认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是不现实的。

三、探索建立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双向互动机制

建设和弘扬新时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双向互动机制是指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彼此渗透、相互影响、彼此促进,从而持续推进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机制。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常常容易忽视建设和弘扬之间的彼此补充和相互完善,仅仅从建设工作或者从弘扬工作的单一方面开始,将建设和弘扬之间的联系割裂开来,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无法持续发展。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双向互动机制能有效提高工作效率,促使广大党员干部认同并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

(一) 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双向互动机制的理论基础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是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双向互动机制的理论基础,以“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识路线为基本遵循。社会生活本质上是实践的,党内政治生活也是实践的,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更是一种实践活动。建设注重增强广大党员干部的认知水平,弘扬在于促进他们以实际行动践行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所主张的核心价值观,二者各有侧重,但都是以提高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同并付诸行动为最终目的。另外,建设与弘扬本身又是双向互动关系,建设的过程包含着弘扬,弘扬的过程也包含着新的建设,二者彼此影响、互相促进。首先,建设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提供前提,把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中的基本内容内化为广大党员干部的基本认知。从某种程度上讲,没有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就成为空谈。大家从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中获得感性认知,在弘扬和践行中得到验证。其次,弘扬是对建设效果的验证,也是建设成果的展示,没有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也就没有价值。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如果弘扬效果明显,将进一步营造更为健康的党内政治生态,深化大家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认知,对广大党员干部的党内政治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假如弘扬受挫,既有损于党内健康政治生态的涵养,又会使人们质疑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价值。所以,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不仅要有正确的方式,而且对其进行弘扬也要通过合理的渠道,使建设与弘扬能够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二) 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双向互动机制的实际运行

一方面,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促进了它的弘扬。在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过程中,建设以弘扬为目的,它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创造了必要条件,必须寓弘扬于建设中,将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培育作为一种制度安排与全面从严治党长期坚持下去。党内政治文化可以简单概括为制度精神,它实际上是一种政党制度,一种政党运作模式得以立足、加以拓展和赖以持续的灵魂,因而是政党的意识形态,也是政党软实力的核心。党内政治文化作为制度层面的价值取向,必须是宏观战略性的,而不是微观方法性的。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不是应景式的即兴之作,而是一项长期的带有治本性质的战略举措,是党中央对治党管党规律的新认识,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一种新境界,通过一整套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体系和严密的保障体系,使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和弘扬按部就班地有序推进,在建设和弘扬过程中适时进行经验总结和教训汲取,为下一步工作提供更多借鉴。另外,如果从狭义上理解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它就是一种精神文化,它的建设工作是一个久久为功的过程。党员的成长和发展离不开文化的力量,通过“润物细无声”的党内政治文化的浸润,潜移默化地影响党员的心理与行为,通过长期的文化熏陶,他们对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理解进一步加深,从而有利于加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效果,促进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

另一方面,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也促进了它本身的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既是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建设目标,也为自身进一步丰富夯实基础。提出建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直接目的是为了净化党内政治生态,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发展积极健康的党内政治文化,全面净化党内政治生态。”[8]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是从党内政治生活中来,又回到实践中去指导和服务党内政治生活,通过健康的党内政治生活和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体现它的价值,从而实现自身的超越。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能够增强党员党性思想和提高党性修养以及实现党内和谐,不断提升党员干部的思想境界,改善他们的精神世界,从而彰显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时代价值。同时,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也为它自身进一步丰富夯实基础。先进文化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与时俱进地更新,党内先进政治文化也是一种随着党的执政条件变化而不断健全的文化体系,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弘扬为它的建设提供了难得的契机。常言道:“实践出真知。”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持续丰富从根本上讲源于广大党员的党内政治生活实践。新时代必须从广大党员干部的党内政治生活实践出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从党的政治、思想、组织、作风、纪律等各个方面建设中总结经验,为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丰富提供用之不竭的源泉,为它的建设提供宝贵经验。

总之,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遵循着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规律,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的内在机制符合党员发展和政党发展的一般规律。从建设、认知认同再到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认同是这一过程中的关键环节。党内先进政治文化认同机制的良性运行以及建设与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双向互动机制的协同工作,对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建设和弘扬党内先进政治文化,抵御各种消极腐朽的党内政治亚文化的冲击,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 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J]. 求是, 2017(1): 1-6.
[2]
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M].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7: 431.
[3]
郑士鹏, 陈树文. 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的动力机制[J].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2013(1): 79.
[4]
付文忠. 后现代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终结论"的理论回应[J].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9): 96.
[5]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要[G].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6: 74.
[6]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年谱(1949 1976): 第1卷[M].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 459.
[7]
列宁. 列宁全集:第52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8: 300.
[8]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N].人民日报, 2017-10-28(1-5).
[9]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10]
叶本乾, 赵艳. 习近平关于网络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研究[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2): 26-34.
[11]
何彦新, 古帅. 基于文化认同的大学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J].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2017(7): 98.
[12]
张汝伦. 经济全球化和文化认同[J]. 哲学研究, 2001(2): 17.
[13]
车文博. 弗洛伊德主义原著选辑:上卷[M]. 沈阳: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8: 377.
[14]
崔新建. 文化认同及其根源[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4(4): 104.
[15]
列宁. 列宁全集:第25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8: 117.
[16]
洛克.政府论: 下篇[M].叶启芳, 瞿菊农, 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64: 39.
[17]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
[18]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66.
[19]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5: 247.
[20]
习近平.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N].光明日报, 2017-12-12(1).
[21]
田海舰.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培育纲要[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 277.
Research on the Internal Mechanism of Building and Carrying Forward the Advanced Intraparty Political Culture within the New Era
SHI Chenghu     
Teaching and Research Department of Party History and Party Building, Nanjing Municipal Party School, Nanjing 210046, China
Abstract: The key link in building and carrying forward the advanced intraparty political culture within the new era is the recognition of the advanced political culture. Without the recognition of the majority of party members and cadres, the construction is ineffective. If there is no recognition, it will not be promoted. The political culture of the advanced party has its internal mechanism from cultural concept to practice, from construction to promotion. The internal mechanisms for building and promoting the political culture within the new era include improving the cognitive identity mechanism, optimizing the emotional identity mechanism, deepening the rational identification mechanism, improving the adjustment mechanism of poverty alleviation, activating the behavior identification mechanism, and strengthening the self-discipline transformation mechanism, as well as exploring the advanced two-way interactive mechanism of the construction and promotion of political culture within the party.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ensure the rational operation of these mechanisms to eliminate the erosion of various political and sub-cultures within the party, to adhere to the correct direction of the party, and to promote the orderly advancement of the new great construction of the party.
Keywords: advanced intraparty political culture    identification mechanism    two-way interaction mechan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