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高级检索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Vol. 32 Issue (3): 113-119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3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邓维斌, 胡迪, 何流。新冠肺炎疫情下对完善快递末端配送体系建设的思考——以重庆市为例[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32(3): 113-119.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3. [复制中文]
DENG Weibin, HU Di, HE Liu. Thoughts on Improving the Construction of Express Terminal Elivery System under the COVID-19 Pandemic: Taking Chongqing as an Example[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20, 32(3): 113-119.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3.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国家邮政局软科学项目:专业末端收投服务规范研究(2019YZ01)

作者简介

邓维斌(1978-),男,重庆万州人,教授,博士,交通运输部青年科技英才,主要从事智能信息处理和现代物流与快递服务研究; 胡迪(1996-),男,湖北襄阳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现代物流与快递服务研究; 何流(1996-),男,江苏东台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物流系统规划与设计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20-04-20
新冠肺炎疫情下对完善快递末端配送体系建设的思考——以重庆市为例
邓维斌1,2 , 胡迪1 , 何流1     
1. 重庆邮电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重庆 400065;
2. 重庆邮电大学 网络协同经济研究中心,重庆 400065
摘要: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快递业为应急救援物资和人民群众日常基本生活物资运输和寄递服务、畅通经济循环、满足民生需要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为疫情防控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但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集中体现在末端配送体系不健全、末端收投不畅等方面。在对电子商务和快递业发展现状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对快递末端配送的主要模式和发展趋势进行了论述,结合重庆市的实际情况,分析了其末端配送存在的不足,并从公共服务平台搭建、智能化无接触式配送构建、乡村快递服务网络完善、快递员队伍建设等方面提出了对策建议,以助推重庆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关键词电子商务    快递业    末端配送    新冠疫情    

近年来,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使得邮政快递业也实现了井喷式发展,国家邮政局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到635.2亿件,近30年来实现了年均超过40%的增长速度,连续六年居世界第一[1]。快递业已成为推动流通方式转型、促进消费升级的现代化先导性产业,在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民生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基础性作用。快递末端配送(express terminal distribution)作为链接企业和客户的关键环节,从开始配送、转运,最后送达客户手中,任何环节的服务与质量都会影响客户的购买体验。末端配送体系建设和末端配送质量既对快递业的健康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也对电子商务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快递业大量运送应急救援物资和人民群众日常基本生活物资,在畅通经济循环、满足民生需要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疫情防控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由于疫情影响,我国快递业发展受到了较大冲击,2020年1~2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同比下降10.1%,重庆市的快递业务量也受到了较大影响。在此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快递业也暴露出末端配送体系不健全、快件末端收投不畅等问题。2020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明确指出要“畅通运输通道和物流配送,着重解决好生活必需品供应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支持交通运输、快递等物流业,纾解困难,加快其恢复发展,打破乡村、社区“最后一公里”投递障碍,畅通末端“微循环”。

一、电子商务与快递业发展现状分析 (一) 电子商务发展现状

随着全球智能手机保有量的不断提升、互联网使用率持续提高和新兴市场快速崛起,全球电子商务市场保持快递增长态势,但各地区之间发展并不平衡,呈现出美国、欧盟、亚洲三足鼎立的局面[2]。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展电子商务的国家,是电子商务发展的先驱,据eMarketer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在线买家普及率超过80%,零售电商支出5 869.2亿美元,同比增长14%。法国作为欧洲仅次于英国的第二大电子商务市场,2019年电商市场收入499.29亿美元,收入年增长率为7.7%,互联网销售额突破1 000亿欧元。俄罗斯电子商务市场正进入加速发展期,许多大型在线零售商的销售额每年增长50%~150%。韩国借助其完善的电子商务基础已成为亚洲国家跨境贸易的网络中心,其2019年电商市场的收入达到685.54亿美元。印度和土耳其的电商市场呈快速增长势态,据Statists数据显示,2019年印度电商市场收入323.48亿美元,土耳其的在线购物人数也在不断上升。全球电子商务呈现出整体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地区差异逐渐缩小,企业并购趋于频繁,共享经济崭露头角的态势。

中国电子商务从20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起点,近年来呈现快速发展态势,2010 2019年中国网络零售额及其增速情况如图 1所示[3]。2019年,中国网络零售额突破10万亿元,同比增长16.5%。电子商务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强大源动力,电子商务发展不仅呈现出规模不断扩大、线上线下融合加快、产业支撑不断完善、新业态不断涌现的特点,而且呈现出服务化、多元化、规范化的发展趋势。电子商务在壮大数字经济、共建“一带一路”、带动创新创业等方面均发挥了积极作用。此外,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在工业品下乡和特色农产品进城的双向驱动下,农村电商发展效果也很显著,正成为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和服务三农发展的重要举措。

图 1 2010 2019年中国网络零售额及其增速情况
(二) 快递业发展现状

国外快递业起步较早,发展也较快。2018年,亚洲、欧洲及北美市场占据了全球快递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亚洲的快递业务量在全球的占比达70%,北美市场接近20%,欧洲近10%[4]。美国市场全球布局寡头垄断,三家快递巨头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已经占到90%以上;欧洲市场比较成熟,发展态势良好,年均业务量增长9%左右,增速平稳;东南亚市场增速迅猛,潜力巨大,日均快递业务量约2 000万件,年均快递业务量达50亿~70亿件。全球快递业未来发展还将延续增长势头,跨境寄递业务继续平稳增长,助力国际贸易发展,中美欧继续领跑全球快递市场,区域市场高度集中,全球快递网络将进一步完善。

我国快递业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起步,经过近40年的时间,快递业发展渐趋完善,呈现以下几个特点:一是行业规模不断扩大。快递业务量从20世纪80年代的153万件提升到2019年的635亿件,年平均增长率超过40%。目前,我国已经成长为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新兴寄递市场,包裹快递量超过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总和,对世界快递增长贡献率超过50%,成为世界邮政业的动力源和稳定器。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近10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及增长率如图 2所示。二是基础设施持续完善,目前已基本形成航空、铁路、公路等多种交通运输方式综合利用,连接城乡、覆盖全国、连通世界的现代邮政和快递服务网络。三是行业发展质效显著优化。快递生产经营效率持续提高,科技应用水平显著增强,新业态不断涌现,企业实力大幅提升,与关联产业衔接更加紧密,行业呈现高质量发展态势。

图 2 2010-2019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及增长率情况

当然,由于我国快递业发展的时间不长,且近年来行业发展太快,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一是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不平衡。如2019年,我国的国际包裹只有20亿件左右,业务量占比不足3%,业务收入不足10%。二是服务对象结构性不太合理。目前我国快递业以服务流通消费为主,80%都是服务电商,20%服务商务和政务;而在国外成熟的市场中,生产性服务约占1/3。三是企业总部、企业枢纽与末端服务网站发展差异较大,企业总部和枢纽建设比较现代化,但快递末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四是农村快递业仍然存在供应链体系建设薄弱,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的问题,不能很好地支撑农村电商的高速发展。下一步国家快递业发展将重点推进“两进一出”工程,即促进快递包裹进厂,使快递企业与先进制造业紧密融合;促进快递包裹进村,打通农村最后一公里;促进快递包裹出海,推进邮政快递企业“走出去”,加强国际快递业务的布局和发展。

(三) 快递末端配送发展与研究现状

随着国内快递规模的迅速增长,顺丰、中通、圆通、申通、韵达等主要快递企业不断加强快递末端网点建设,快递末端配送受到了国家和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国家先后出台了《快递末端投递服务规范》《智能快件箱管理办法》等规范和管理办法来完善和优化末端配送体系建设。

一些学者也围绕快递末端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研究,如Cui等[5]利用一个自然实验,探讨顾客在网上购物时对高质量送货体验的重视程度,2017年6月,SF Express和阿里巴巴之间发生冲突,阿里巴巴出人意料地取消了SF Express在阿里巴巴零售平台的优质送货选项,这一举动导致冲突期间SF Express在阿里巴巴的销售额减少了14.56%。日本京都大学教授Taniguchi等[6]最早提出了城市物流的概念,阐述了城市公共物流节点对缓解交通堵塞、节约能源和降低劳动成本的重要作用。Alexander等[7]指出城市共同配送是指在城市范围内,生产商、产品加工企业、运输企业等通过各种合作方式,对地区内有配送需求的用户进行资源的集约化整合,统一安排配送活动,对资源配置实现优化。王硕等[8]介绍了我国以智能快件箱为代表的无人值守式自提点和以驿站为代表的有人值守式自提点的发展概况,分析了当前智能快件箱和驿站在投递服务、投递流程、格口利用率、协同水平等方面所存在的问题,提出了相关发展对策。李佳欣等[9]探讨了快递末端收投的几种主要模式,对现有快递末端服务模式进行了分析,从中发现快递末端收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据此提出建议。陈怡欣等[10]探索了“互联网+”背景下解决物流末端配送问题的多元化方法,设计了基于大数据的云架构智慧物流管理系统,针对物流末端的现存难点,为用户提供更优质、便捷的物流配送服务。王磊[11]介绍了电子商务环境下,英国和美国的城市末端物流配送的发展现状与经验,分析了国内城市末端物流配送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推进O2O(online to offine)与社区便利店紧密结合的运营模式。

通过对国家近年出台的关于快递末端配送的政策、管理办法以及相关学者研究文献的梳理,以及对我国目前快递业现状的分析,得出目前快递末端关心的主要问题:一是快递末端配送市场协同共享程度不高,应加强协同、提高配送效率;二是末端配送的信息化程度有待提高,应提升对末端配送的管理效果;三是乡村快递末端配送网络不健全,应与高速发展的农村电商进行有效匹配;四是末端配送劳动力投入较多,应提升智能化无接触式配送程度;五是末端配送人员的素质和能力不高,应不断提升服务质量,改善顾客满意度等。

二、快递末端配送主要模式与发展趋势 (一) 快递末端配送的主要模式

目前,具有代表性的快递末端收配送模式主要有四种:上门配送模式、自建自提点配送模式、合作配送模式、智能快件箱配送模式。

1.上门配送模式

由快递企业的配送人员将用户订购的商品直接送到指定地点,或在用户指定地点直接完成收件揽件。这种模式对客户比较方便,直接上门服务,省去了客户提取或投递的时间;但是上门服务存在一定安全隐患,且配送时间不确定,需提前预约,否则容易造成“二次投递”。上门服务对快递物流公司来说需要投入较多的人力,比较适合货物价值较高的快件或者对快递服务质量要求较高的客户。

2.自建自提点配送模式

快递企业根据业务需求,在配送服务范围内,按照网络布局规划,建设自提点。这种模式可以节省大量配送人力,对包裹的大小及数量也无限制,可以承担区域集散中心的角色,不需要和用户约定配送时间。不过自建自提点在前期有一定的建设成本,在运营过程中也需要付出运营成本,这种模式适合人口密度较高的区域。

3.合作配送模式

快递企业根据业务需求,与具有一定用地条件的社区便利店、小卖部或物业公司合作,将货物配送到便利店或物业服务点,用户到相应合作点取寄货物。这种模式同自建自提点相比的优点是没有前期投入的建设成本和运营成本;但是这种模式不便于管理,快递企业与合作伙伴的利益分配问题较难协调,责权划分也较困难,一般运用在快递数量相对较少的区域。

4.智能快件箱配送模式

快递企业或者平台企业根据业务需求在相应网点规划设立智能快件箱,快递暂存在快件箱中,用户到快件箱收投快递。这种模式的优点是可以24小时服务,取件时间不受限制;但前期建设成本较高,且同样具有一定的运营成本,对货物的配送大小和数量也存在限制,这种模式比较适合体积小、价值低的货物。

(二) 快递末端配送的发展趋势

1.快递末端场景细分日趋明显

快递末端配送领域经历着由粗放到精细的过程,末端场景通常被分为社区、校园、写字楼、工厂园区等,每个场景在“最后一公里”面对的用户不同,配送的需求也大相径庭,难度自然也不尽相同。面向不同场景,会有越来越多针对细分市场的快递末端出现,通过对不同场景快递末端配送市场的细分,合理安排快递配送时间,错峰配送,尽量减少对客户的影响,同时减少对公共场所的资源占用,给客户带来更优质舒心的服务,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

2.快递末端集约化配送模式逐渐进入乡镇

目前,我国农村快递物流配送成本较高,农村客户分布分散,快递数量小且不稳定,区域内的快递数量并未形成规模效益,单位快递配送费用较高。随着农村乡镇快递业务量的逐年快速增长,对集约化配送的需求将不断加大,许多农村生活聚集区、乡镇居民点都会出现集约化的配送末端。通过集约化配送,可以更合理地安排配送车辆和人员,避免车辆空载和人力资源的浪费,进一步完善农村末端配送体系。

3.快递末端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

从常规的智能快件箱,到按照不同场景的客观情况来满足用户需求的快递塔、快递墙,再到智能信报箱以及“最后一公里”配送小盒,这些都将更为广泛地出现在用户身边,无人车、无人机有望在更多的网点得到实际应用。身份验证、人脸识别等技术的运用也将更加大众化,末端配送的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信息化建设更加完善,收投各环节的信息反馈速度更快更准确,能带给客户更舒适便捷的配送服务体验。

4.“末端+零售”多元化发展

在各种末端服务探索中,深入社区的商业机构是嫁接快递功能的最好载体,快递企业、快件箱以及服务站运营企业都曾在“末端+零售”方面进行创新。未来可以在末端配送服务站点开发商品零售服务,在快件箱主屏上投放附近店铺的广告和免费代金券等广告;也可以开发家政预约、市民卡充值等服务社区服务站;还可以利用这些零售购物的数据分析出居民的需求,对仓储、运输、配送网络进行优化布局,推出合适的产品等,为社区居民提供更便利的服务。

5.实现快递末端协同配送

一方面,区域加盟商自发地在各自快递加盟商所属区域联合共建末端;另一方面,部分有区域特点的快递、物业公司从自身服务需求出发,合理规划配送市场,通过企业间的相互合作,共建共享协同配送中心,优化车辆及库存资源,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提高配送效率。协同配送中心首先需要将不同快递公司的包裹进行统一集中处理,根据包裹上标注的配送信息、货物性质等安排配送时间,或者根据用户情况选择决定是否上门送货或者代为保管、等待收件人上门自提等;其次,协同配送中心需要将本区域邮寄的快递收集起来,根据用户选择的快递服务,为客户安排邮寄,从而形成统一完善的物流体系。

三、快递末端配送体系建设建议

根据快递末端配送发展的主要趋势,结合重庆市快递业发展的现状,从以下四方面分析并提出快递末端配送体系建设的对策建议。

(一) 加快末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实现大量快件一站式配送

据重庆市邮政管理局统计数据,截止到2019年底,重庆市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企业累计411家,已备案分支机构累计1 876家,备案快递末端网点4 522个。由于市场竞争的关系,众多的快递企业、分支机构配送模式比较单一,协同共享程度不高,基本上采取自建末端网点对自己公司的快件进行配送,很难实现快递末端网点的共享与协同。近年来,为了提升快递末端收投服务效率,菜鸟物流等探索了多家快递公司共享的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是面向所有快递企业开放的非垄断性平台,向用户提供快递末端收投一站式服务,具有社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属性,是快递业发展的一种新业态,是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中大量包裹安全、快速收投的有效途径,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杭州、武汉等地推广应用。一是将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的规划和建设纳入到便民服务、民生工程等项目中,在新建住宅小区、老旧小区改造、高等院校、商业中心、交通枢纽等区域进行规划和建设。二是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应配备符合国家标准的、与多家快递企业兼容的手持终端、手机终端、高拍仪、电子面单生成与打印机等智能化设备,配备先进的信息管理系统,加快快件的收投速度。三是鼓励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配备消毒设施设备及器材,配置红外线测温仪和体温监控等系统,保障公共卫生。四是鼓励和支持在重庆市代表性高校、大型小区、商圈率先试点,逐渐在全市推广。

① 文内涉及到的重庆市快递业相关数据均由重庆市邮政局提供,下同。

(二) 充分应用前沿科技手段和装备,提升智能化无接触式配送比率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深入,很大一部分消费者开始有意识地选择无接触或配送服务,大部分快递企业为了保障快递员的安全,也大力倡导无接触或配送方案,无接触或配送正在成为快递业的“标配”。无接触式配送的主要途径是智能快件箱、无人机、机器人和无人机等。截至2019年底,重庆市投入运营智能快件箱2.8万组,快件箱投递率不足10%,无人车、无人机等配送才刚起步,与发达地区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要缩小这种差距,需要做到以下几点。一是加大对智能快件箱研发、生产、安装与使用的政策支持力度,提高企业推广使用智能快件箱的积极性,推进智能快件箱进社区、进楼宇、进校园、进机关。二是引导、鼓励和支持邮政、快递企业及社会资金投入,大力推动老旧“信报箱”向新型“智能信包箱”转换的改造工程,这样,既能满足人们投递报纸、信件的普遍服务需求,又能接收快递包裹,提高资源利用率。三是支持快递企业在重庆市主要商圈、学校、小区、机关等地开展无人车配送试验并不断推广,在渝东南、渝东北等交通不便、地理条件复杂的偏远地区试验并推广无人机配送,打通工业品下乡、特色农产品进城的双向物流通道。

(三) 健全乡村快递服务网络,服务“三农”发展需求

乡村快递促进了“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重庆市出台了《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电子商务产业发展的意见》,将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作为一个重要目标;但由于重庆市大山区、大库区的地理特点,乡村物流网络设施建设滞后,截至2019年底,全市农村地区快递公共服务站点仅2 003个,在建制村中占比不足25%。快递服务面临地域面积广、线路长、单位揽收和投递成本高等问题,乡村快递业发展与高速发展的电商需求不匹配。要解决这些难题,必须做到以下几点。一是大力推进乡村快递基础设施建设,将其纳入乡村建设规划,强化快件处理中心、服务网点与重点农产品、农资、农村消费品集散中心的有效对接。二是支持邮政、快递企业共建共享村邮站、乡村快递服务点,协同共享配送车辆,在提升配送时效的同时降低配送成本。三是引导和鼓励快递企业在“快递+电商”“快递+农民合作社”“快递+仓储”等方面下功夫,推动快递与电商的融合,实现特色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的双向流通。

(四) 加强快递员队伍建设,提升末端配送满意度

随着快件业务量的激增,全国快递业从业员已突破300万,截止到2019年底,重庆市快递从业人员2.9万余人。在众多的快递从业人员中,除了少数人员从事管理、专业技术和技能外,大部分是工作在收派一线的快递员。近年来,快递员队伍的发展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习近平总书记称快递小哥是“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守护者”。一支高素质的快递员队伍对快件寄递效率和服务质量好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加强快递员队伍的建设和管理刻不容缓。一是快递企业要负起主体责任,加强对加盟、承包、代理网点的管理,增强快递企业用工的规范性,提高劳动合同签约率和“五险一金”参保率。着力解决快递员在房屋租赁、子女入学等方面的困难,建立多层次保障体系,增强快递员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二是完善人才培养和培训机制,依托专业院校加强对物流快递高层次管理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加强对快递员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培训,为快递企业的发展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增强企业发展后劲。三是不断完善快递从业人员职称评审机制,鼓励和支持快递企业将快递员的专业职称与其职级晋升、工资薪酬资和福利待遇挂钩,不断增加快递员的职业成就感。四是根据社会和市场最新发展的趋势,做好“网约配送员”等新兴职业的培养和监管,满足人民群众对外卖、生鲜、药品、代购等多样化的需求。

四、结语

目前,我国电子商务与快递业发展势态良好,随着电子商务的进一步发展,对快递业特别是末端配送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快递业末端体系不健全不完善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为了促进快递业的健康发展,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更加强有力的支撑,本文分析了国内外电子商务和快递业发展现状与走向,论述了快递末端配送的主要形式和发展趋势,在分析重庆市快递末端配送体系存在不足的基础上,对重庆市末端配送体系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对策建议。

参考文献
[1]
快递行业数据分析: 2019年中国快递业务量为635.2亿件[R/OL]. (2020-02-28)[2020-03-01].https://www.iimedia.cn/c1061/69389.html.
[2]
朱玥, 樊重俊, 赵媛. 全球电子商务:发展现状与趋势[J]. 物流科技, 2020(1): 85-87.
[3]
前瞻研究院.中国零售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R/OL].(2020-03-09)[2020-03-30].https://bg.qianzhan.com/trends/detail/506/200309-1b242ad7.html.
[4]
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全球快递发展报告[R/OL].(2019-09-11)[2020-04-01].http://www.gov.cn/xinwen/2019-09/11/content_5429275.htm.
[5]
CUI R M, LI M, LI Q. Value of High-Quality Logistics: Evidence from a Clash Between SF Express and Alibaba[J]. Management Science, 2019(12): 1-36.
[6]
TANIGUCHI E, NORITAKE M, YAMADA T, et al. Optimal Size and Location Planning of Public Logistics Terminals[J].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E:Logistics and Transportation Review, 1999(3): 207-222.
[7]
ALEXANDER S, WOLFAGANG S. On the Joint Distribution of a Quadratic and a Linear Form in Normal Variables[J]. Journal of Multivariate Analysis, 2000(2): 163-182.
[8]
王硕, 李汉卿, 张改平. 我国快递配送末端自提点发展问题及对策[J]. 物流技术, 2018(3): 11-15.
[9]
李佳欣, 李斌, 李乐. 快递末端现有收投模式分析及发展建议[J]. 商讯, 2018(14): 55.
[10]
陈怡欣, 秦环宇, 陈天雨, 等. "互联网+"背景下多元物流末端配送问题研究[J]. 科技创业月刊, 2019(11): 152-156.
[11]
王磊. 国外城市末端物流配送发展经验及其借鉴[J]. 物流工程与管理, 2017(7): 16-19.
Thoughts on Improving the Construction of Express Terminal Elivery System under the COVID-19 Pandemic: Taking Chongqing as an Example
DENG Weibin1,2 , HU Di1 , HE Liu1     
1.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hongqing 400065, China;
2. Research Center for Network Collaborative Economy,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hongqing 400065, China
Abstract: Since the outbreak of COVID-19, the express delivery industry has made important contributions to the transportation and delivery of emergency relief supplies and basic daily supplies, as well as to the smooth economic circulation and the needs of people's livelihood. It provides strong support for the epi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owever, some problems are exposed,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fact that the end of the distribution system is not sound, and the end of the delivery is not smooth, etc.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e-commerce and express industry, focusing on the actual situation of Chongqing,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main mode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express terminal distribution, analyzes the shortcomings of its terminal distribution, and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from the aspects of public service platform construction, intelligent contactless distribution construction, rural express service network improvement, courier team construction. These suggestions contribute to promoting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Chongqing's economy and society.
Keywords: e-commerce    express industry    terminal distribution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