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高级检索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Vol. 32 Issue (3): 102-112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2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张伟, 刘壮。疫情之下数字经济发展对经济的影响研究[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32(3): 102-112.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2. [复制中文]
ZHANG Wei, LIU Zhuang. Research on the Impact of Digital Economic Development on the Economy under the Epidemic Situation[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20, 32(3): 102-112.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3.012. [复制英文]

作者简介

张伟(1984-),男,重庆垫江人,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研究; 刘壮(1996-),男,四川宜宾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数字经济产业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20-05-07
修订日期: 2020-05-18
疫情之下数字经济发展对经济的影响研究
张伟 , 刘壮     
重庆邮电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 重庆 400065
摘要:2020年,我国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消费、投资两大引擎均呈现显著的负增长,新冠肺炎疫情对国民经济和居民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文章通过对“非典”时期与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状况的比较分析,研究数字经济发展对经济的影响。结果表明,现阶段我国产业结构和互联网发展程度相比“非典”时期有显著变化,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电商送货、在线办公等数字经济产业是我国应对疫情不利影响、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并稳定就业的新引擎。加快推动数字经济和各行业的深度融合,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点方向。
关键词疫情    数字经济    产业结构    

与“非典”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相比而言,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国民经济和居民生活造成的影响更大、更深远,2020年我国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1],消费、投资两大引擎均呈现显著的负增长。在本次疫情中,数字经济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一方面数字经济在稳定国民经济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无论是线上消费、在线办公,还是视频会议、在线教育等都有力保证着疫情防控期间的停工不停产,停课不停学;另一方面,无接触配送、线上问诊、“码”上防疫等新兴的生活方式降低了疫情对人民的影响,保障了人民日常生活,提高了我国抗疫工作的效率。

一、相关文献回顾

公共卫生安全一直是全球性的话题。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波及的范围不再只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疫情的暴发会对全球产业链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对于“非典”疫情的影响,多数学者分析表明其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有限,Lee采用G-Cubed模型研究疫情和人口资源的相关关系,估量“非典”对于我国经济造成的损失[2];杨翠红和陈锡康认为,“非典”疫情并不会影响我国经济长期上行的势头[3];刘伟和Hai等认为“非典”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抑制程度在1%~2%之间[4-5];安蓉泉等从产业结构的角度分析,评估“非典”疫情对各产业的影响程度,表明旅游住宿、餐饮等服务业受到的影响最大[6]。也有学者对“非典”造成的经济损失重新估计,Beutels等研究发现疫情使得我国的旅游收入至少减少了14亿美元[7]。目前看来,“非典”疫情仅是我国GDP高速发展时期的一个突发性的波动,对比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蔡昉认为我国经济具有持续稳定增长的潜力[8],此次疫情和“非典”相似,虽然存在一个短期的脉冲式影响,但从长远来看,我国经济发展仍然是可持续的。郭晓蓓、邢自强等从具体的细分行业入手,分析新冠疫情对各行业的短期和长期影响,表明疫情对于行业的冲击首先是消费端,再是生产端,第三产业受到的影响会大于第二产业,疫情也会经历高峰、缓解和消除三个阶段[9-10]。在应对突发性公共安全卫生事件方面,邵柏、魏珊认为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应该进行资源的相互整合,根据疫情的严重等级,对不同地区采取不同的应对标准[11]。刘志彪认为我国经济目前正经历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的阶段,且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在此期间出现疫情,作为“世界工厂”的我国,在国际贸易进出口和国内经济生产消费方面都面临着巨大考验[12]。我国经济目前正处于产业转型的风口,忽发疫情可能会暂时打乱这种供应链体系,需要尽快控制疫情,扩大我国现代产业链的全球影响力。但上述研究缺乏对两次疫情时期我国经济、互联网水平变化的动态比较,尚未将“数据”资源考虑在内,没能厘清数字经济新业态在此次疫情中的突出作用。

1962年,马克卢普提出信息经济,这是数字经济的起源,其内涵是将信息产业、信息化应用等(数字经济中数字产业化部分)作用于传统产业(数字经济中数字融合部分)。关于数字经济的概念界定,学术界一直没能形成统一认识,多数学者比较认同2016年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对于数字经济概念的认定,即数字经济是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优化经济结构的一系列经济活动。杨佩卿认为数字经济的运转在本质上遵循摩尔定律、达维多定律以及梅特卡夫法则,总结分析出数字经济具有数据依赖、快捷高效、高度流动、交互渗透等特性[13]。赵星认为数字经济具有虚拟性的特征,是一种新型的经济活动,其虚拟属性将作用于数字技术、数字产品,其活动都先发生在线上的数字空间中[14]。数字经济的虚拟性在此次疫情中发挥的独特优势,是数字经济能够摆脱线下交易束缚的根本所在。龚晓莺等认为现代社会人类的需求侧重于个性化、精细化,且更加倾向于精神文化的需要,传统经济无法有针对性地满足不同顾客的需求,长尾需求往往被忽略[15]。随着市场不断的变化和发展,数字经济能高效快捷地分析用户需求,满足精细化市场的需要。荆文君等进一步分析得出,正是规模经济、范围经济及长尾效应构成了数字经济的主要经济环境,使居民多样化的需求被激发出来[16]

数字经济在抗击疫情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童锋等认为我国的网民优势、后发优势和制度优势[17]能够使数字经济发挥更大作用,助力抗击疫情。李晓华认为, “互联网+”的互联互通特性能够对整个经济的生产模式、产业业态和商业模式产生重大影响[18]。吴静等分析了疫情之下数字经济的独特作用,认为数字化会加速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呈现多元化、社会化特征, 推动全民生活方式向数字化转型[19]。陈宏民认为疫情将会重新激发“互联网+”活力,未来民众消费的品质化会持续引领消费提质升级,消费行为会变得简单,非接触式消费会逐步扩大[20]。程实、高欣弘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传统行业受到物理约束较强,但以数据为主要资产的互联网企业获得了扩容的机会,能够与传统行业展开深入合作[21]。李清娟等认为疫情将改变一些行业的价值链和商业生态形式[22],特别是伴随着AI人工智能+大数据+5G+区块链的结合,多个行业将迎来爆发式的发展。随着互联网应用程度的不断加大,数字经济将逐步融入人们日常生活之中,在此期间陆续上线的“健康码”“线上课堂”“无接触配送”等民生服务,将数字赋能传统服务业,在一定程度上缓冲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带来的全球危机进一步推动了数字经济的发展, 并将在全球经济复苏后产生持久影响,数字经济已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但上述研究多基于理论层面,忽略了数字经济新业态在疫情中的突出作用。本文通过比较研究“非典”时期与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我国经济的发展状况,从理论上分析数字经济在此次疫情中给经济和生活带来变化的深层次原因,研究疫情之下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提供理论依据和现实支撑。

二、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研究

本文主要采用GDP和产业结构两项指标,比较研究“非典”时期疫情和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通过比较患病人数,可以粗略判断疫情的严重程度,“非典”时期,全球累计病例8 096例,我国内地5 327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患病人数更多,波及面更广,截至2020年4月下旬,我国新冠肺炎疫情患者人数大约是“非典”时期的十倍,累计患者已经超过八万例。此次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内的大流行,对各国的医疗系统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在全球经济深度融合的今天,其产生的负向外部效应会波及全球产业链,增加全球范围内经济不稳定因素。由此可见,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比当年“非典”影响更大。

① 此数据由国家卫健委、世界卫生组织公布。

(一) “非典”与新冠肺炎对GDP影响的比较分析

从GDP增长层面看,“非典”并没有改变我国GDP快速增长的趋势。如图 1所示,我国的GDP自2001年起到2005年,增速从8.3%达到了11.4%,保持着波动上升的趋势。2002年我国GDP增速为9.1%,2003年第一季度,我国经济仍保持了同比上升的态势,“非典”暴发的第二季度,GDP增速也只是回落至2002年年末水平,随后又保持稳定增长。从季度影响上看,2003年第二季度GDP增速比前后两个季度平均增速低1.5个百分点,表明疫情对GDP存在一个短暂的冲击,但冲击的影响很小,“非典”并没有引发经济危机,其扩散和影响远小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

图 1 “非典”时期GDP同比增速 注:相关数据由历年《中国统计年鉴》整理得出。

目前,我国经济处于稳增长、重质量的阶段,经济总量、产业结构都有所变化,GDP增速相比于“非典”时期已经有很大程度的下降。如图 2所示,新冠肺炎疫情对于GDP造成了较大冲击,第一季度经济出现负增长,武汉“封城”、停工停产等措施对于经济的影响开始体现。但随着复工复产复学的逐步展开,相较于2020年第一季度GDP 6.8%的负增长,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的下降均有所收窄,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用品大量出口国外,餐饮旅游业的逐步回暖,未来我国经济发展态势仍然长期向好。

图 2 新冠时期GDP同比增速 注:相关数据由中国工信部公布数据整理得出。
(二) “非典”与新冠肺炎对产业结构影响的比较分析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现阶段我国的产业结构相比“非典”时期有了较大的调整(见表 1),第三产业占比由42.0%上升至53.9%,第一产业占比下降5.3%。我国已经从工业化野蛮生长的初期阶段转入供给侧改革的工业化后期阶段,工业增速开始放缓,第三产业增长约10%,第一产业占比逐渐下降,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为数字经济应用提供了良好的产业环境。

表 1 我国产业结构表

“非典”时期,我国经济增长主要由工业拉动,虽然2003年第二季度第二产业GDP同比增速从第一季度的13.20%降为11.30%,但第三季度又重新实现反弹,恢复至13.20%,在疫情最为严重的第二季度,工业GDP仍然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服务业在此环境下受到的冲击远大于工业受到的冲击,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第二季度GDP增长仅为2.30%,住宿和餐饮业对比前后两个季度存在明显下滑,GDP增长为7.40%,是受“非典”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但在同年第三季度,两者均有爆发性增长,甚至高于前期水平(见表 2)。

表 2 非典时期(2003年)各产业GDP同比增速表

通过将第2季度与前后两季度均值做差,可得产业GDP在该年度的相对增速如图 3所示。

图 3 2003年部分行业GDP相对增速 注:相关数据由CEIC、中金公司研究部发布数据整理得出。

表 2可知,传统服务业如交通运输、旅游、住宿餐饮依赖于线下活动的行业受到“非典”影响最大。2003年2季度,邮政仓储、交通运输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0%,远低于前后两个季度的平均增速。住宿和餐饮业同比增长7.4%,比前后两个季度平均增速都低。房地产业增速为3.70%,涨幅最大,可知在数字化应用程度不高的“非典”时期,居民倾向于采取将资金投入房地产行业进行“保值”。

“非典”疫情爆发处于春节复工之后,而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于春节期间,且伴随着复工问题,数字化在第二产业中应用程度较弱,故此次新冠肺炎对第二产业的冲击比“非典”时期更大。如表 3所示,2020年第一季度第二产业同比增长-9.6%,房地产业同样受到较大影响,同比增长-6.1%,第三产业同比增长-5.2%,即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是第二产业而非第三产业,这既反映出我国产业结构的调整,也反映出居民投资偏好的改变。但行业的固有属性决定了住宿和餐饮业受疫情影响仍然最为严重,人员流动减少直接导致其收入大幅下跌。

表 3 2020年第一季度部分行业GDP初步核算数据[23]

表 3可知,在面临突发的经济风险时,我国居民抵御风险的方式由第二产业的房地产业转移到第三产业。特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这些行业是数字服务的提供者,在疫情期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了13.2%的增速,已经成为一种解决对冲风险的方式。

通过以上对于GDP和产业现状的对比分析,可以明显感知到我国的宏观环境已经发生了三大变化。首先,GDP增速大幅下降,传统拉动经济增长的三大马车已经出现了动力不足的情况,我国的经济发展存在下行压力,需要找到能够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其次,我国的经济结构已经有所转变,服务业发展迅速,个性化、精细化的需求与日俱增;最后,互联网的发展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经济运行方式,“边际效应递减”规律的适用性正逐渐降低。2003年,我国网民人数为7 950万,约占总人口的7%,网络发展程度不高,我国整体的信息化、数字化程度不足,“非典”迫使互联网得到了更快的普及。据第45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4亿,为“非典”时期的十倍之多,互联网普及率达64.5%,2018年移动电话交换机容量是2003年的7倍以上,光纤线路长度是2003年的1.6倍以上(见表 4)。如果说“非典”是互联网爆发的萌芽时期,那么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则是互联网应用得以集中爆发的关键时期,庞大的互联网群体使得互联网的外部性得以充分发挥,促使网络效应的出现以及“边际效应”递增的梅特卡夫法则成立,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用户群体和网络基础保障。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数字经济应运而生,其中心服务业中数字应用尤为显著。

表 4 电信部分通信能力

① 梅特卡夫法则:网络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网络价值以用户数量的平方的速度增长。

除外部环境的改变为数字经济的应用提供了良好环境外,数字经济自身的特性也在此次疫情中给经济和生活带来了明显的变化。

1.提供服务的多元性

社会需求在不同时期展现出不同的形式。在农业时代,社会需求主要是为了维持生存,社会对于离散产品的需求更为强烈,非标准化的农产品、农副产品等是社会需求的主流。“非典”时期,我国处于“工业化”到“信息化”的阶段,在工业时代,社会需求更多的是标准化的商品。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于信息时代,社会需求倾向于多元化,人们更追求个性化的生活服务。数字经济需求服务的多元性能够很好地契合当代居民消费需要,例如免接触配送的外卖,交互式的视频,精细化、有针对性的教育服务等,这些都使得数字经济在此次疫情中得以被广泛应用。

2.经济行为的互联性

经济行为的变化也是数字经济在此次疫情中被广泛应用的原因。在农牧社会,人们通过战争和土地掠夺,使劳动力、资源仅为自己所用,目的是使自身利益最大化。在工业社会,机械化的生产代替了大部分危险性、重复性、重量性的劳动,经济行为转变为改进生产方式以抢占需求市场。在数字经济时代,信息变得透明起来,经济行为大都暴露在阳光下,数字化网络使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不同行业经济活动相互关联、相互交叉,从标准化同质产品过渡为信息化的配套服务。

3.资源配置的协同性

市场化改革成功解决了农业、工业商品的资源配置问题,通过市场“无形的手”进行商品的最优配置,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并不能形成有效的生产力,市场在配置通信、水利、电力等基础设施,教育、医疗、政务等公共服务上捉襟见肘。互联网和区块链正在完成资本和权力的双重超越,非正式约束(网络诚信)和社会协同机理将担负起比任何第三方都更加公正的社会责任。在此次疫情中,数字经济的资源配置协同性使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等领域的公共资源配置更加精准,资源配置过程更加安全、快速,同时也降低了居民对网上服务的顾虑。

三、数字经济新业态

随着产业转型,数字经济的作用不断被凸显,数字经济在产业之间的渗透程度不同,使得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新兴服务业和传统产业受疫情的影响程度差距较大,部分数字经济行业迎来春天,充分发挥了数字经济的多元性、互联性和协同性: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等新业态受疫情的冲击较小;相反,与互联网关联程度较低的传统服务业却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主要表现在餐饮住宿、交通运输、旅游行业等。但数字经济仍然能为传统服务业赋能,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互联网企业通过线上的平台资源,将数字化应用于传统服务业,惠及线下的各个领域,数字平台将人与人、人与信息、人与服务互联起来,满足消费者的精细化需求,例如网约车、外卖等需求方和供给方的精确匹配,这些数字应用在疫情暴发的居家隔离时期起到了重要作用。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20年1~2月中国互联网行业运行情况分析》报告可以看出,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视频等线上消费使互联网企业在此次疫情中仍然保持着业务收入增长的态势,达到4.50%的增长速度(见图 4)。互联网企业产生的正外部性也减少了其他行业受疫情的冲击。

图 4 互联网企业业务收入增长情况

数据流量可以直观反映出线上活动情况,2020年1~2月,数据流量同比增长17.40%(见图 5),“封城”和居家隔离使居民生活受到限制,互联网的使用成为了唯一窗口,居民日常活动从线下逐步转移到了线上,数字经济凭借虚拟化的独特优势,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图 5 数据流量业务同比增长情况
(一) 在线教育

教育行业具有公共服务属性,数字经济在其中能够合理地协调资源配置。随着我国信息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网络课堂得以低延迟、低丢包,人工智能、人机交互应用更加广泛,线上课堂与线下课堂体验感的差距正逐步缩小,师生交流反馈及时,线上课堂活跃度进一步上升,在线教育愈加受到欢迎。《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互联网+教育”应用范围不应该仅局限于“慕课”等网上学习平台,而应该进一步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降低地区之间教育水平差距。2019年我国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2.32亿,相比2018年底增长3 122万户,已有27.2%的网民使用在线教育平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使数字经济在教育领域的发展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国家鼓励“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从国家层面引导传统教育向在线教育拓展。各级学校、主流教育机构纷纷响应,将课程和任务转移至线上,推出各类直播课堂,各类学生和其他教育用户也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了这种在线教育模式,网络课程的课件愈发精美、课程的种类愈发全面。数字经济赋能下的在线教育行业在疫情暴发时期吸引了大量的用户,覆盖面由专业辅导、考证培训等扩展到了传统教育群体,大量学生进入线上,给在线教育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流量红利。数据显示,在线教育APP和小程序都迎来了用户规模的爆发增长。2020年春节后,教育学习APP日均活跃用户为1.27亿,较2020年平日增长45.9%,通过教育学习小程序日均活跃用户更是从平日的612万人增长到1 947万人,高出平日活跃用户数两倍之多[24](见图 6)。数字经济模式下,教育资源通过共享,既满足了居民学习的需要,又为企业带来了经济利益。全球疫情日益严峻,在线教育已经成为不可替代的一种教育方式,未来线上教育用户将会持续增长。

图 6 在线教育日活跃用户规模情况

① 2020年平日指2020年1月2日8日,2020年春节指2020年1月24日2月2日,2020年春节后指2020年2月3日9日,下同。

(二) 在线医疗

医疗行业是另一个公共服务领域,除传统的线下医疗,数字经济在在线医疗领域也发挥了巨大作用。数字经济的虚拟性具有独特优势,能够避免线下就诊交叉感染,可将新冠病毒肺炎的预检工作和健康宣教工作转移到线上进行。互联网诊疗服务打破了传统诊疗上的空间壁垒,患者可以选择医疗水平优质的三甲医院而不必受困于当地的医疗条件。国家卫建委在2020年2月两次强调要大力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减轻线下就诊压力,在国家层面将在线医疗带入公众视野,极大地促进了数字经济在医疗领域的深入应用。以往,患者往往担心线上就诊不专业、取药住院不方便,在线医疗的发展较为缓慢,互联网医疗的市场规模从2011年的50.6亿到2018年的491亿,一直未能突破500亿元(见图 7)[25]

图 7 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改变了患者对于在线医疗的刻板印象,在线医疗的公开透明、医疗资源的充分配置,都显示出2020年将成为数字经济在医疗领域大发展的一年,根据我国产业信息网预测,在线医疗规模在2020年将会达到900亿元。长期来看,已经发展了9年的互联网医疗在此次疫情的催化下改变了人们日常的看病就诊方式。

数字经济下的在线医疗行业很好地契合了居民对于多元化服务的需求。从在线问诊的日活跃度上看,2020年春节期间,在线问诊平台每日问诊超过600万人次以上,从正月初一开始持续稳定增长,由605.9万人次/日上升至正月初六的671.2万人次/日,且仍有继续上升趋势,超过2019年春节期间在线问诊100万人次/日。信誉良好的互联网公司间接为在线医疗机构提供了信用保障,患者对于在线医疗的信任程度正在逐步提高。在线医疗平台在疫情期间保障了居民的看病需求,降低了患者前往医院交叉感染的概率,减少了社会恐慌。大多数的在线平台联合了全国的医疗机构、医生、护士,线上坐诊,及时解答患者疑惑,在抗疫后方支撑着医疗系统的正常运转。截至2020年2月16日,通过在线医疗的方式已经免费诊疗超过150万人次,缓解了百万人的线下就医需求;在线医疗凭借其网络互动优势,直接减少了患者就诊时间,缩短了看病周期。据统计,部分“云医生”单日最高提供300次咨询服务,工作时间甚至超过18个小时,在抗击疫情的后方发挥着重要的作用。2020年与2019年春节期间在线问诊日活跃对比如图 8所示[26]

图 8 2020年与2019年春节期间在线问诊日活跃对比
(三) 在线办公

不同企业的技术种类、管理制度、工作方式等有较大的不同,甚至没有一家公司对于线上办公的需求是相同的。在线办公行业可以满足不同企业的个性化、多元化需求,做到“订制”办公服务,技术上的突破为在线办公提供了基础支撑。随着电子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软件应用模式的不断创新,越来越多的工作可以通过云服务器、多人共享、同时办公的模式进行。在线办公行业通过打造针对疫情的特殊时期管理系统,联合数字化工作专业服务商,开放智能“OA”权限,对不同规模的企业和各种社会团体制定精细化、个性化的抗疫管理。腾讯会议、Welink等会议软件的功能和性能愈发完善,疫情催化了远程办公市场需求的爆发,使其迅速获取了大量的线上用户,商务办公APP日活跃规模达到1.52亿,商务办公小程序更是从平日的1 190万人次增长为3 305万人次(见图 9)[24],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暴发,未来海外市场的远程办公用户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复工复产带来的巨大流量冲击对于在线办公行业来说既是机遇,又是一项挑战。数字经济企业应充分利用信息优势,感知市场对于在线办公的需求,提前部署云服务器,扩充容量迎接即将到来的流量高峰,保障社会生产生活有序进行。

图 9 在线办公日活跃用户规模情况
(四) 生活服务

数字经济能够提供多样化的异质服务。餐饮商家利用数字化技术的比例正在逐步上升,大部分商家都通过线上平台开展营销和配送服务。美团研究院发表的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美团平台出台“春风计划”,从1月20日至3月18日,新增三十余万有单骑手。平台与商家的互联性突出表现在:一是缓冲了疫情对于传统餐饮行业的影响;二是保障了人们的饮食起居,减少了居民不必要外出;三是增加了就业。在困难时期,通过共享员工、新增就业的方式,保障了社会稳定,促进了经济增长。生鲜电商通过数字经济线上平台迎来转机,各大集团的线上生鲜电商平台在疫情中进入人们视角(见表 5)。

表 5 主要电商平台

疫情改变了居民的生活方式,很多人为了安全开始选择生鲜电商,从春节开始,生鲜电商订单量激增。如图 10所示,综合电商如淘宝、京东的用户活跃度有所下降,一方面是因为疫情期间快递物流的低效导致了用户购买行为的下降;另一方面,非生活必需品的需求下降,储存食物、日用品的需求上升,居民更加关注于一日达或次日送达的生鲜电商。电商生鲜APP日均活跃用户规模从平日的771万人次增长到1 244.3万人次,增幅达到了61.3%[24]。据统计,2020年1月14日至28日,线上平台每日优鲜的交易流水金额同比增长321%;二月上旬,京东生鲜的销量同比增长215%,卖出近1.5万吨生鲜商品。数字化的生鲜电商平台解决了蔬菜水果等易腐易坏产品的滞销问题,降低了居民对于物资缺乏的恐慌,通过消费端和生产端的连接,使生产者、消费者和企业自身实现了三赢。

图 10 电商平台日活跃用户规模情况
(五) 信息服务

数字经济应用广泛的信息服务行业能够充分满足现阶段居民的个性化需求,在娱乐方面的应用非常广泛。受出行受限、学校开学延期、企业复工延迟等多重因素影响,信息服务如电影、短视频、音乐、游戏等业务量在疫情期间有了爆发式增长。由于线下电影纷纷撤档,在线视频的使用市场占比高出平日3.7%,院线电影免费在线上平台播出,带动了在线市场流量业务收入,挣得了消费者的口碑。游戏行业在春节期间迎来销量春天,据统计,苹果应用商店游戏榜前10至60位的游戏在春节七天假期期间流水较平日增长一倍;《王者荣耀》一直居于游戏畅销榜榜首近一个月,2020年除夕当天的流水超过20亿,超出2019年除夕当天单日流水近7亿元[27];《和平精英》《阴阳师》的服务器由于玩家数量过多几次出现崩溃。如图 11所示,短视频APP日均活跃用户规模在2020年春节期间达到5.74亿,在春节后用户规模仍然高出2020平日7 000多万人次[24],可见“宅经济”在促进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方面有巨大潜力。

图 11 短视频APP日活跃用户规模情况

2020年春节前后,抖音、芒果TV、影视大全等视频软件日均活跃用户均在1 000万到5 000万之间,成为了疫情期间消遣娱乐的首选(见图 12)。随着我国居民购买力的上升,文化娱乐消费等精神娱乐投入呈现上升趋势,“宅经济”“网红经济”等新经济形态正在快速发展。据统计,春节后抖音极速版播放量较平日增长76%,芒果TV播放量较平日增长58.20%[24]。此次疫情中,人们不得不“被动宅”,将消费窗口转移至视频、游戏行业。同时,网红经济将“宅经济”带向传统农业和制造业,李佳琦和朱广权等一批网红为湖北复工进行直播带货活动,使数字经济产生了正外部性。

图 12 2020春节前后比平日日均活跃用户Top APP
四、结论及建议

本文通过比较“非典”疫情与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宏观经济的影响,从需求服务的多元性、经济行为的互联性、资源配置的协同性出发,结合数字应用较为突出的领域,表明数字经济已经逐步渗透入生产、生活、社会治理的各个方面,未来将对整个经济体系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给传统产业带来了严峻挑战,同时也催生了新经济、新业态的发展,“非典”迎来了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新冠肺炎疫情也会推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此次疫情使传统行业不得不寻找新的方法来弥补损失,过去不愿转型安于现状的思想将得到很大改变,疫情将会倒逼传统产业积极向数字化转型。与此同时,随着5G部署的逐渐完善,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应用逐渐成熟,将会使生产生活朝着线上发展。数字经济对于新旧行业的赋能作用将变得更强,使传统的“宅经济”如网络购物、餐饮外卖、网络游戏、文化娱乐等变得更加方便快捷,使新兴的“宅经济”如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等新业态通过VR、AR等先进技术逐步走向成熟,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新习惯。

数字经济在疫情中表现突出,如何使数字经济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动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是疫情后需要思考的问题。本文提出以下政策建议:一是要发挥体制优势,从国家和政府层面出台利于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通过法律和制度来解决直播平台数据流量造假、在线医疗平台诈骗等问题,规范数字应用,保障数字经济健康发展。二是要推动数字产业化,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将此次疫情作为契机,加快培育AI、区块链等新兴产业,让先进的通信技术、数字技术成为产业转型的基础支撑,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三是要加速产业数字化,使数字经济赋能三大产业,减轻疫情对三大产业的冲击。长远来看,要发挥“数据”资源的作用,摆脱资本、人口红利疲软的困境,使数字经济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四是要加快数字技术赋能公共服务的步伐,提升政务管理、城市数字化治理、出行服务、医疗服务、社区服务等重点领域的数字化公共服务能力,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运行方式。

参考文献
[1]
国家统计局.2020年一季度经济运行数据[EB/OL].(2020-04-17)[2020-04-20].https://www.sohu.com/a/388926921_120210021.
[2]
LEE J W, MCKIBBIN W J.Learning from SARS: Preparing for the Next Disease Outbreak-workshop Sum-mary[EB/OL]. (2003-09-30)[2020-02-25].http://www.docin.com/p-1539912119.html&dpage%3D1&key%3DSARS%E6%80%8E%E4%B9%88%E6%B2%BB&isPay%3D-1&toflash%3D0&toImg%3D0.
[3]
杨翠红, 陈锡康. "非典"对GDP的影响到底有多大[J]. 管理评论, 2003(6): 3-8.
[4]
刘伟, 蔡志洲. "非典"后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和展望[J]. 红旗文稿, 2003(17): 18-22.
[5]
HAI W, ZHAO Z, WANG J, et al. The Short-term Impact of SARS on the Chinese Economy[J]. Asian Economic Papers, 2004(1): 57-61.
[6]
安蓉泉, 李宗开. SARS疫情对杭州经济社会的影响和若干政策建议[J]. 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 2003(3): 12-18.
[7]
BEUTELS P, JIA N, ZHOU QY, et al. The Economic Impact of SARS in Beijing, China[J]. Tropical Medicine & International Health, 2009(s1): 85-91.
[8]
蔡昉.长远来看, 疫情不会削弱我国经济增长潜力[N].中国日报(环球版), 2020-02-12(2).
[9]
郭晓蓓.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对策[N].中国财经报, 2020-03-03.
[10]
邢自强.疫情对经济影响的分析和应对: 两个工具, 三步政策[N].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2-18.
[11]
邵柏, 魏珊. 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措施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及对策研究[J]. 口岸卫生控制, 2019(4): 1-3.
[12]
刘志彪.列入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会怎样影响中国经济? [N].南京日报, 2020-02-05(7).
[13]
杨佩卿. 数字经济的价值、发展重点及政策供给[J].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2): 57-65.
[14]
赵星. 数字经济发展现状与发展趋势分析[J]. 四川行政学院学报, 2016(4): 85-88.
[15]
龚晓莺, 王海飞. 当代数字经济的发展及其效应研究[J]. 电子政务, 2019(8): 56-67.
[16]
荆文君, 孙宝文. 数字经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一个理论分析框架[J]. 经济学家, 2019(2): 66-73.
[17]
童锋, 张革. 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内涵特征、独特优势及路径依赖[J]. 科技管理研究, 2020(2): 262-266.
[18]
李晓华. "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的理论基础[J]. 经济纵横, 2016(3): 57-63.
[19]
吴静, 张凤, 孙翊, 等. 抗疫情助推我国数字化转型:机遇与挑战[J]. 中国科学院院刊, 2020(3): 306-311.
[20]
陈宏民.疫情后或迎来"互联网+"第二春[N].每日经济新闻, 2020-03-14.
[21]
程实, 高欣弘.疫情的长期影响: 数字经济加速进化与重心下沉[N].第一财经日报, 2020-02-25.
[22]
李清娟, 孔雪.新冠疫情与中国产业变化趋势[EB/OL].(2020-02-20)[2020-02-25]. https://www.jfd-aily.com/wx/detail.do?id=213665.
[23]
国家统计局.2020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结果[EB/OL].(2020-04-18)[2020-04-30].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4/t20200417_1739602.html.
[24]
Quest 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报告——增长策略研究报告[R/OL].(2020-04-26) [2020-04-30].http://www.doc88.com/p-98273130183568.html.
[25]
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政策、市场规模、竞争格局及发展趋势分析、行业加速驶入3.0时代[EB/OL].(2020-05-08)[2020-05-10].https://m.huaon.com/detail/610012.html.
[26]
数字化防役指南(1)/抗击新型肺炎, 互联网医疗迎来新机遇[EB/OL].(2020-02-25)[2020-03-01]. https://www.analysys.cn/article/analysis/detail/20019655.
[27]
2月移动游戏报告: 《王者荣耀》流水超20亿排收入榜第一[EB/OL].(2019-03-14)[2020-03-04].https://www.sohu.com/a/301196044_120099904; 《王者荣耀》日活近亿!春节单日流水超20亿[EB/OL].(2020- 02-13)[2020-02-20].http://news.mydrivers.com/1/671/671996.htm.
Research on the Impact of Digital Economic Development on the Economy under the Epidemic Situation
ZHANG Wei , LIU Zhuang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hongqing 400065, China
Abstract: In 2020, China's GDP fell by 6.8% year-on-year in the first quarter, and the two engines of consumption and investment showed significant negative growth. COVID-19 has caused a huge impact on the national economy and residents' lives. The article analyzes the impact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igital economy on the economy through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during the period of SARS and the period of COVID-19. The results show that China's 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Internet development have changed significantly compared to the SARS period. Online health care, online education, e-commerce delivery, online office and other digital economy industries are the new engines for our country to cope with the adverse effects of the epidemic, realize 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and stabilize employment. Accelerating the deep integration of the digital economy and various industries is the key direction of China's digital economy development.
Keywords: epidemic situation    digital economy    industrial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