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快速检索     高级检索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Vol. 31 Issue (1): 1-6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19.01.001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龚云。坚持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31(1): 1-6.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19.01.001. [复制中文]
GONG Yun. Uphold Deng Xiaoping's Thought on the Socialist Orientation of Reform[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19, 31(1): 1-6.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19.01.001.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作者简介

龚云(1971-),男,湖北南漳人,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党史党建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8-11-19
坚持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龚云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北京 100732
摘要: 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必须改革,不改革,只能是死路一条;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要依靠四项基本原则保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发挥了重要的理论指导作用,保证了改革开放始终沿着社会主义方向顺利进行。新时代改革再出发,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继续坚持邓小平关于改革社会主义方向思想指导,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 邓小平    改革开放    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发挥了重要理论指导作用,保证了改革开放始终沿着社会主义方向顺利进行,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新时代改革再出发,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继续坚持以邓小平关于改革社会主义方向思想为指导,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社会主义必须改革, 不改革开放, “只能是死路一条”

1992年,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明确指出:“不坚持社会主义, 不改革开放, 不发展经济, 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1]370

改革是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社会主义不是停滞的、一成不变的, 与其他社会制度一样, 需要经常变化和改革。在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 由于生产力的不断发展, 要求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进行相应的变革, 为其扫除障碍。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已经消灭了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 不需要通过激烈的阶级斗争去解决。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打破束缚其发展的具体体制, 这就要求通过改革去建立适应生产力要求的社会主义具体体制。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以后, 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 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这是改革, 所以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过去只讲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生产力, 没有讲还要通过改革解放生产力, 不完全。应该把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讲全了。”[1]370

改革是总结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经验教训的结果。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上,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有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改革开放前我国发展的一个重要教训,就是认为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以后生产力就会发展, 忽视了通过改革探索社会主义制度的具体体制去促进生产力发展。邓小平总结新中国前30年历史教训时说:“在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以后, 多年来没有制定出为发展生产力创造良好条件的政策。社会生产力发展缓慢, 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条件得不到理想的改善, 国家也无法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这种状况, 迫使我们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决定进行改革。”[1]134新中国前30年的实践证明, 如果不从根本上改革社会主义的具体体制, 社会主义就无法摆脱贫穷的命运。邓小平明确警告:“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 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2]150在社会主义社会, 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打破束缚其发展的具体体制, 这就要求通过改革去建立适应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我们所有的改革都是为了一个目的, 就是扫除发展社会生产力的障碍。”[1]134

改革赋予了社会主义新的生机活力,得到了人民的衷心拥护。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实践,充分证明了改革开放是正确之路,是强国之路,彰显了社会主义优越性,促进了社会生产力发展,人民生活得到极大改善。邓小平总结改革开放经验时指出:“坚持改革开放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招。这方面道理也要讲够。”[1]368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也证明了,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极大地缩小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差距,才能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才能靠事实吸引人们对社会主义的向往。不改革开放,就只有死路一条。

二、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

邓小平反复强调:“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1]142“我们实行改革开放,是怎样搞社会主义的问题,作为制度来说,没有社会主义这个前提,改革开放就会走向资本主义,比如说两极分化。”[3]“我们党所领导的改革开放决不是要改掉社会主义制度。”[4]“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在一定的范围内也发生了某种程度的革命性变革。这是一件大事,表明我们已经开始找到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路子。”[1]142“我们为社会主义奋斗,不但是因为社会主义有条件比资本主义更快地发展生产力,而且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消除资本主义和其他剥削制度所必然产生的种种贪婪腐败和不公正现象。”[1]143

在改革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决定着改革的性质和最终成败。邓小平反复强调,中国搞的是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对外开放是在社会主义原则下进行的。1986年4月4日,他在会见南斯拉夫客人时指出:“坚持社会主义,是中国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十亿人的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对世界是个灾难,是把历史拉向后退,要倒退好多年。”[1]158从改革开放时期一直到逝世,邓小平始终坚持改革的正确方向。

改革是为了学习借鉴西方资本主义有益的东西, 而不是全盘西化。“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某些好东西,包括经营管理方法,也不等于实行资本主义。这是社会主义利用这种方法来发展社会生产力。把这当作方法,不会影响整个社会主义,不会重新回到资本主义。”[2]263

改革过程中要反对资本主义思想的侵蚀, 不允许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泛滥。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在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绝不允许把我们学习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些技术和某些管理的经验,变成了崇拜资本主义外国,受资本主义腐蚀,丧失社会主义中国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2]2621982年7月4日,他在军委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对外开放,资本主义那一套腐朽的东西就会钻进来的;对内搞活经济,活到什么程度,也是有问题的。我们必须坚持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这一手。但是为了保证这个政策在贯彻执行中能够真正有利于四化建设,能够不脱离社会主义方向,就必须同时还有另外一手,这就是打击经济犯罪活动。没有这一手,就没有制约。”[2]4091982年9月1日,他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指出:“我们坚定不移地实行对外开放政策,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积极扩大对外交流。同时,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决抵制外来腐朽思想的侵蚀,决不允许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在我国泛滥。”[1]3

改革不是走、也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1985年5月20日,邓小平在会见台湾陈鼓应教授时说:“我们大陆坚持社会主义,不走资本主义的邪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创造的财富,第一归国家,第二归人民,不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1]1231987年2月28日,他在会见加蓬总统邦戈时说:“这个历史告诉我们,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行,中国除了走社会主义道路没有别的路可走。一旦中国抛弃社会主义,就要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不要说实现‘小康’,就连温饱也没有保证。”[1]206

三、依靠四项基本原则保证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

四项基本原则是改革开放的应有之义, 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 必须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早在改革开放刚启动的1979年,邓小平就在理论务虚会上旗帜鲜明地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改革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提供了坚强的政治保证。后来,他多次强调,要用四项基本原则保证改革的正确方向。

四项基本原则是坚持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的根本保证, 是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根本前提。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讲话中明确地强调:“中央认为, 我们要在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 必须在思想政治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2]164“总之,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央认为,今天必须反复强调坚持这四项基本原则,因为某些人(哪怕只是极少数人)企图动摇这些基本原则。这是决不许可的。每个共产党员,更不必说每个党的思想理论工作者,决不允许在这个根本立场上有丝毫动摇。”[2]1731980年2月29日,他在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第三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贯彻这条思想路线,就要反对教条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离开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没有根,没有方向,也就谈不上贯彻党的思想路线。”[2]278在邓小平看来, 只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才能够保证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社会主义方向, 才能保证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一个稳定的环境, 才能够保证全党和全国人民有共同理想和统一意志。

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1983年10月12日,邓小平在十二届二次中央全会上讲话中指出:“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这是我们立国和团结全国人民奋斗的根本。”[1]44

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邓小平认为, 首先必须充分认识坚持党的领导的重大意义。1979年10月19日,他在宴请出席各民主党派和全国工商联代表大会代表时讲话中指出:“在国家政治生活和各项事业中,由于中国共产党居于领导的地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正确与否,工作做得好坏,关系着国家的前途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成败。”[2]2051980年8月18日,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就是坚持党的领导。问题是党要善于领导;要不断地改善领导,才能加强领导。”[2]342人民的团结、社会的安定、民主的发展、国家的统一,都要靠党的领导。

坚持党的领导, 主要是坚持党对国家大政方针和全局工作的政治领导, 坚持党对军队和其他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机器的绝对领导, 坚持党管干部的原则, 坚持党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 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等根本原则。

坚持党的领导, 必须改善党的领导。“党应该是一个战斗的队伍,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应该是统一的、有高度觉悟的、有纪律的队伍。只有恢复到这种状态,党才能有战斗力。”[2]268“我们要改善党的领导,除了改善党的组织状况以外,还要改善党的领导工作状况,改善党的领导制度。”[2]269“共产党实现领导应该通过什么手段?是用这种组织形式,还是用别的办法,比如共产党员的模范作用,包括努力学习专业知识,成为各种专业的内行,并且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比一般人负担更多的工作。一个工厂的党委,总必须保证在产品的数量、质量和成本方面完成计划;保证技术先进、管理先进、管理民主;保证所有管理人员有职有权,能够有效率、有纪律地工作;保证全体职工享受民主权利和合理的劳动条件、生活条件、学习条件;保证能够培养、选拔和选举优秀人才,不管是党员非党员,凡是能干的人就要使他们能充分发挥作用。如果能够保证这些,就是党的领导有效,党的领导得力。这比东一件事情、西一件事情到处干预好得多,党的威信自然就会提高。”[2]270-271“要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必须严格地维护党的纪律,极大地加强纪律性。”[2]2711980年12月25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要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改善党的领导,改进党的作风。”[2]358“改革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方针必须坚持,但是,方法要细密,步骤要稳妥。”[2]359

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改革开放过程中社会主义制度是始终不能动摇的。邓小平指出:“过去行之有效的东西,我们必须坚持,特别是根本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那是不能动摇的。我们不允许产生一个新的资产阶级。我们引进先进技术,是为了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有利于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制度。至于怎么能发展得多一点、好一点、快一点、省一点,这更不违背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2]1331984年7月31日,他在会见英国客人时说:“十亿人口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不会改变的,永远不会改变。”[1]671984年10月3日,他在会见港澳客人时说:“我们也在变,最大的不变是社会主义制度不变。”[1]731984年10月31日,他在会见缅甸总统吴山友时指出:“十亿人口的大陆坚定不移搞社会主义。”[1]971985年10月23日,他在会见美国客人时说:“三中全会以来,我们一直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1]149

邓小平认为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关键是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坚持共同富裕。他指出:“社会主义的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2]167社会主义有两个根本原则,一个是公有制为主体,一个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1]111。“社会主义的最大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1]364“只要我国经济中公有制占主体地位,就可以避免两极分化。”[1]149“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1]123改革应“允许个体经济发展,还允许中外合资经营和外资独营的企业发展,但是始终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1]110。1985年8月28日,他在会见非洲客人时强调:“社会主义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是以公有制为主体,二是不搞两极分化。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现在占整个经济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同时,发展一点个体经济,吸收外国的资金和技术,欢迎中外合资合作,甚至欢迎外国独资到中国办工厂,这些都是对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1]138“至于不搞两极分化,我们在制定和执行政策时注意到了这一点。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会不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个别资产阶级分子可能会出现,但不会形成一个资产阶级。总之,我们的改革,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又注意不导致两极分化,过去四年我们就是按照这个方向走的,这就是坚持社会主义。”[1]139“我们社会主义的国家机器是强有力的。一旦发现偏离社会主义方向的情况,国家机器就会出面干预,把它纠正过来。开放政策是有风险的,会带来一些资本主义的腐朽东西。但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政策和国家机器有力量去克服这些东西。所以事情并不可怕。”[1]139

在强调坚持其他三项基本原则的同时, 邓小平还特别指出, 要从理论上讲清楚“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一条不低于其他三条”[1]365。在他看来,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有力保障, 没有人民民主专政,就不可能保卫也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要理直气壮地用人民民主专政武器保护社会主义方向。

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宣传,说明无产阶级专政对人民来说就是社会主义民主,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劳动者共同享受的民主,是历史上最广泛的民主。”[2]168“社会主义愈发展,民主也愈发展。这是确定无疑的。但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决不是可以不要对敌视社会主义的势力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反对把阶级斗争扩大化,不认为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也不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确已消灭了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条件之后还会产生一个资产阶级或其他剥削阶级。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社会主义社会,仍然有反革命分子,有敌特分子,有各种破坏社会主义秩序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其他坏分子,有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新剥削分子,并且这种现象在长时期内不可能完全消灭。同他们的斗争不同过去历史上的阶级对阶级的斗争(他们不可能形成一个公开的完整的阶级),但仍然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或者说是历史上的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条件狭隘的特殊形式的遗留。对于这一切反社会主义的分子仍然必须实行专政。不对他们专政,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民主。这种专政是国内斗争,有些同时也是国际斗争,两者实际上是不可分的。因此,在阶级斗争存在的条件下,在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存在的条件下,不可能设想国家的专政职能的消亡,不可能设想常备军、公安机关、法庭、监狱等等的消亡。它们的存在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并不矛盾,它们的正确有效的工作不是妨碍而是保证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事实上,没有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就不可能保卫从而也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2]168-169

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还比较短, 社会主义力量还比较弱小。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在资本主义占主导的世界背景下进行的。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从来没有放弃对我国和平演变的妄想。对处于初级阶段的中国来说, 对现实中存在的一定范围的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绝不能掉以轻心。人民民主专政不能弱化, 也是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必不可少的。“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1]379“不靠专政就抵制不住资本主义的进攻。坚持社会主义就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叫人民民主专政。”[1]365“在这个问题上,要理直气壮。我们社会主义政权的专政力量不但不能削弱,还要加强。在这个问题上,切不可书生气十足。”[5]

邓小平认为,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必须是始终一贯的, 必须贯彻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 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1]379在这个问题上, 必须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 “如果动摇了这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那就动摇了整个社会主义事业,整个现代化建设事业”[2]173

同时,四项基本原则的内涵也是与时俱进的, 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获得新的时代内容。“这是一项十分重大的任务, 既是重大的政治任务, 又是重大的理论任务。这决不是改头换面地抄袭旧书本所能完成的工作, 而是要费尽革命思想家心血的崇高的创造性的科学工作。”[2]180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一贯坚持的, 是中国共产党的立党立国之本。在社会主义实践推动下, 四项基本原则的理论内涵也会获得新的内容。只有这样, 才能在不断变化的形势下, 始终有效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四、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 必须始终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改革开放既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 又是一场改变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貌的深刻革命, 具有罕见的深刻性、广泛性和复杂性。改革的过程始终会受到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干扰。邓小平认为, 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就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他多次说过:“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我讲得最多, 而且我最坚持。”[1]181

邓小平指出, 资产阶级自由化, 是一种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资本主义制度的思潮, 其实质就是把改革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他曾提到有一些人“打着拥护开放、改革的旗帜,想把中国引导到资本主义……是要改变我们社会的性质”[1]229。在1989年他指出:“某些人所谓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叫作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他们‘改革’的中心是资本主义化。我们讲的改革与他们不同,这个问题还要继续争论的。”[1]297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出现,就像列宁所说的:“机会主义不是偶然现象,不是个别人物的罪孽、过错和背叛,而是整个历史时代的社会产物。”[6]中国改革开放是在资本主义占据世界体系主导地位的背景下进行的,从一定程度上讲,是学习资本主义国家先进技术、管理的过程,是国内允许资本主义因素在不损害社会主义制度前提下不断壮大的过程。因此,在这个过程中,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出现,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邓小平认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项长期的斗争, 这个斗争贯穿于改革开放始终。他指出, 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必须防微杜渐, “苗头出现时不注意,就会出事”[1]379。他同时又指出, 因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项长期的斗争, 所以不搞运动, 主要是进行教育, 最终靠发展来说服那些不相信社会主义的人。

五、在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中继续坚持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的指导

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保证了改革开放始终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并取得巨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继续坚持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对改革的指导仍然十分必要和迫切。

新时代我国改革开放面临国内外复杂背景。邓小平当年提出保证改革社会主义方向的一些因素受到挑战:如何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发展壮大农村新型集体经济,仍有许多工作要做;社会主义制度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优越性没有得到充分显现,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有待遏制;社会存在两极分化问题,如何从经济基础上保证共同富裕,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党内存在的腐败如何从源头上遏制还要加强;马克思主义仍然存在边缘化问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加大了对我国的西化、分化力度。这些问题严峻地摆在了中国共产党人面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对中国社会主义和世界社会主义事业,都具有全局性意义。全党和全国人民,在全面深化改革中仍然要继续坚持邓小平关于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大旗,特别是要将习近平关于改革开放正确方向的重要论述落地,让改革开放始终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奋勇前进, 保证党的十九大擘画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顺利实现!

参考文献
[1]
邓小平. 邓小平文选:第3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2]
邓小平. 邓小平文选:第2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4.
[3]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邓小平思想年谱(1975—1997)[G].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8: 450.
[4]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上[G].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9: 101.
[5]
江泽民. 江泽民文选:第3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6: 223.
[6]
列宁. 列宁选集:第2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 494.
Uphold Deng Xiaoping's Thought on the Socialist Orientation of Reform
GONG Yun     
Research Center of Theoretical System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Beijing 100732, China
Abstract: Deng Xiaoping thought on the socialist direction of reform is an important component of his theory. Deng Xiaoping believed that socialism must be reformed, or it could only be a dead end. Reform is the self-improvement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e should rely on the Four Cardinal Principles to ensure the socialist orientation of reform. Throughout the course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we must always oppose bourgeois liberalization. Deng Xiaoping thought on the socialist direction of reform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theoretical guiding role in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over the past 40 years, which has ensured that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have been carried out smoothly. Starting from the reform in the new era, carrying out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to the end and continuing to adhere to Deng Xiaoping's ideological guidance on the direction of socialist reform are of grea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Keywords: Deng Xiaoping    reform and opening up    socialism